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一个人的旅行,上海

看我干嘛 发表在: 热点头条10-23 05:28 [复制链接]
1123 0

人生中第一次出远门,是在高三毕业的暑假。那时尾随着一大帮亲戚,背着大书包回北方的老家。那一次算不上旅行,却也走过了平遥古城和五台山,但是由于太过仓促,所以在后来回忆的时候并不深刻。总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呀”“一点也没有旅行的味道”。

直到后来住青年旅馆的一个室友对我说,“旅行还是一个人的好,或者约上两三个跟自己合得来的伙伴”,那时的我,已经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想法。

人生中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是在刚踏入22岁。像我这个年龄的人,才第一次一个人去离家很远的地方,想必是很可笑的事情吧。“我15岁就一个人去旅行了”“我18岁生日是和朋友一起去的泰国”“我22岁就已经把半个东南亚游遍了。”
像这样的,云云。

8月14号,我向主编请了一天半的假,然后背着包独自来到了东站。其实并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情。我要去上海观看一个颁奖礼,那里有我喜欢了很久的作者K。K参加了由郭敬明举办的文学之新,从千万稿件中脱颖而出,比赛过程一路披荆斩棘最后挤进了全国前三强。而8月15日,就是揭晓冠军花落谁家的日子。

说白了,我就是为了一个喜欢的作者而跑去上海了。


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呀。你看他的文字你会觉得深有感触,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是能引起你共鸣,能带给你思考。他推荐的音乐在你的播放列表里每次都设置成循环播放,怎么听怎么有范。他在微博上的一举一动你都悄悄关注着,他的每一条微博早已被你翻遍,每次看都会充满力量。他在努力着成为更好的人,你不禁也跟着在努力。你支持他,关注他,希望他得到最好的,就像是为了自己那样。他不是你的家人朋友或爱人,他是你最喜欢最支持的作者。
   
Qu不能理解我这种心情,她说了句“你真是有点问题”,但没有阻止我。我没有告诉父母,因为他们知道了肯定比Qu的反应更激烈。

QQ截图20141023172014.jpg

就这么着,出发了。
  
之前就在网上订好了火车票,硬座,单程就得206,约摸坐15小时,如果晚点就不好说了,我那天坐的车就遇到了晚点,结果坐了18小时。然后是青旅。订的是蓝山青旅,卢湾店,六人间,一晚75。
   
因为之前没计划过,所以其实到达的目的地是上海哪个站,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记得有上海南站,西站,上海站,我去的那个应该是上海站。我在火车上想好了,一下站就去展览中心。在此之前我先查好了乘车路线,顺带去青旅的路线也先查好,截图保存。
   
“你一个人去上海?”
   
坐在对面的纹身男问。刚看到纹身男那个不羁的发型加上鬼画符似的纹身时,我浑身的警惕细胞都聚集起来了。“哎,你书包可以放上面嘛。”这是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不想让他看出我对他的警惕,于是就故作轻松地答,“不用,我书包小得很,抱着就行。”
   

我是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人们操着各地方言,纷纷把行李往架上塞,小孩在座位上跳着叫着,而买了站票的人眼巴巴地看着坐下来的人,无奈中掺杂着一丝渴望。我抱着书包,耳朵塞着耳机,从喉咙里吐出一声不温不愠的“嗯”。
   
后来就稍微聊开了。纹身男是个理发师,这次去上海是为了见一个从台湾过来的客户。他今年三十来岁,依然单身,去过很多地方。“就是要趁年轻,多出去走走。”
   
他问我一个人去上海,有没有朋友在那里。我摇摇头,他笑了。
   
“小女孩胆子真大。”
   
我不小了,就是看起来小(...)
   
不得不说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真心累,加上晚点3小时,更挑战人的极限。由于上车前只吃了一个三明治,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响。纹身男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硬是塞了香蕉、八宝粥和火腿肠给我。
   
所以当我吃着他给我的食物时,心里其实已经感动到泪流满面了。
   
遇到好人了吧。


出口在南广场。
   
上公交的时候我捏着两枚早就准备好的硬币。由于司机还没来,于是就先坐在位子上等着。直到司机和一个穿着制服的老售票员走上车,我才知道上海公交和广州公交的不同之处。
   
在广州坐公交,我们是上车自行打卡或投币,而在上海的公交上,是由售票员来收车费的。
   
制服老伯背着个洗得发白的邮差包,逐个进行收费。现金或打卡,都经过他手。然后再撕下一张小票,交给乘客。
   
“拿好咧。”
   
我捏着小票,忍不住矫情地感叹,“原来上海的公交是这样付钱的...”
   
坐在旁边一直塞着耳机的女孩突然侧过脸看我。“你第一次来上海?”
   
“...嗯。”
   
“去哪里呢?”
   
“唔...这个地址。”因为不是很清楚方向,于是我把手机上的地址递给她看。
   
刚巧她也在那个站下车,于是她让我跟着她下车。
   
我的广东腔好搞怪呀。一路上我津津有味地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边回味着那女孩标准的普通话。

上海的建筑...真的很上海味儿。一帧帧像老旧的电影。

经常听人说上海人瞧不起外地的。还听过一个说法,是关于衣着方面,说上海女子站在广州街头,近看远看都是名媛范儿;而广州女子站在上海街头,怎么看都是土包子。

上海人打扮较精致入时,广州人普遍休闲风,其实各有所好啦。我运气还算好,没遇到那种瞧不起外地人的上海人。

根据女孩的指点我走到了上海展览中心。到的时候差不多3点了,这时颁奖礼已经开始了一小时。我是和Ren一起进场的,我们都通过写书评获得了入场券。Ren也是K的读者,一个初二生,东北人。
   
估计永远也忘不了进入会场的那一瞬。当你从一个非常光亮的地方踏入一个黑暗又静谧的地方,你就像是穿越了一个时空,整个世界好像因为你而铺开了一条红地毯。我知道K就在台上,尽管颁奖台离我很遥远,但是我就是知道。
   
得知了3年的作者呵。

我没有立马坐下来,而是走到离舞台近一点的地方,站在一个角落看。九强都站在台上,神情不一地面向观众,除了K。

我第一次见到的作者K,他穿着黑色的衬衫。瘦,不算太高。手放到背后,脸一直侧过去望着后面的屏幕,上面正在播放笛安的打气视频。他就像是一棵不显眼却生命力很顽强的植物,伫立在台上安静地发着光。

QQ截图20141023172022.jpg

在那个颁奖礼上,我见到了大学时非常喜欢的作家刘震云,还有穿得女神一般的落落。还有很多作者。当郭敬明走上台的时候,全场人哗然,纷纷举起了手机或相机...

我突然觉得这个会场里我好老...


然后是颁发各种奖项,最后才是揭晓冠亚季的时刻。

记得最后一个寒假。那时36强已晋级到9强,而在晋级到3强之前,他们必须先在百度贴吧开展一段长篇连载的旅程,筛选出集人气实力最高前三名。

那时候作者们后援的竞争也相当激烈呀,大家都在为自己喜欢的作者疯狂地投票。过去一直认为这样的行为非常的幼稚,觉得这是只有脑残粉丝才有的举动。但是当你全心全意地去支持一个人,你希望他能赢,你希望他会万众瞩目,就像自己也会因此发光一样。

就是一种很纯粹的喜欢。这种喜欢让你开心,让你热血,让你感动,让你时时刻刻记着,你在奔跑的路上。

所以才会有,“我喜欢的都是最棒的最厉害的”,这样坚定的信念吧。所以当主持人宣布K成为这一届文学之新冠军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惊讶。
   
因为,
   
“我喜欢的作者是最棒的最厉害的呀。”

这样。


回旅馆则是全程跟着读者禾苗回去的。之前在网上也打过招呼,因此有好几个读者都订了这家旅馆,也方便有个照应。路上禾苗一直和我吐槽着关于见到K后的种种,有开心激动,也有失落感伤。我一直点头,偶尔应上几句。她的普通话说得很快,我有些听懂了,有些又没听懂。

最能听懂的就是她笑着对我说:"哎原来你的普通话和小K一样那么广东腔,哈哈哈听你说话真好玩。"

禾苗当晚就回去了。办好了入住手续,我拿着房卡先去找房间。因为没住过青旅,所以我不知道和陌生人住同一个房间会是什么滋味,更不知道要和自己拼房的是同性还是异性。

其实我一直以为同住的都是女生,要是住客太多或其他因素的情况下也至少还有一两个是女生吧。

可事实是当我推开房门的那一刻。

没有人。不过除了我要住的那间上铺,其余床上都零零散散摆放着行李。我爬上床放好自己的东西后,开始环顾四周的床。

男性水杯、男性内裤。还有一些床头挂着男性T恤。丢得乱七八糟的袜子。

这个房间里一点女生的痕迹也没有啊...

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

除了我之外,这房间其余五个都是男的!
   
“对于这种情况我需要提出换房吗?”
   
“五男一女这样的拼房方式正常么?”
   
“说不定有很中性的女生呢?”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这时房门“咔嚓”一声。我转过身去看,只见一个身高和日剧《电车男》男主角身高差不多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看到我,不温不热地说了声hi,我应了一声,然后房间又回归安静。
   
他的床位在我的下铺。
   
我玩了会手机,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对下铺的人说:“哎...那个,我想问下,这个房间的其他人都是男的吗?”
   
那个男生正在玩手机游戏。抬头看到我倒吊的头吓了一跳,神情动作像极了电车男。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
   
“......Can you speak english?”
   
卧槽。
   
我一时懵了。这个长得一副中国模样的家伙在说英语?
   
跳过我和电车男对话的那一part,你不会想知道的。虽说我是英语专业,但是我的英语其实弱爆了。电车男是个日本人,在澳大利亚留学过,现在是工作者,独自来上海游玩一周。
   
在青年旅馆,你总会遇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他们有的很高,有的很白,有些和欧美电影里的明星一样好看,有些言谈气质十足旅行者味道。
   
我觉得住青旅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除了俺)。你聆听他们的故事,你和他们交谈,然后你会觉得当下的自己是理所当然的自己。你们在这个平行世界中找到了共同的一个点,你们只需抓住这一个点,然后可以毫无障碍地聊得很愉快。
   
我身边没有那种可以享受一个人旅行的人。他们会因为没同伴而觉得无聊,也情愿报团,自由行不安全,不懂路线,也懒于计划。享受孤独这四个字对于他们来说,更是一种不可忍受的东西。
   
我常常会因为没有人理解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失落,也因为经常自己一个人而感到孤独。我会想是不是自己的问题,为什么自己觉得正常的事情别人却觉得不正常,自己喜欢的东西在别人眼里看来却是无聊至极。
   
但是后来想,你不是别人啊。
   
你是你自己。能活给自己看的人,只有你自己。所以,完全没必要为了迎合别人而去活成别人的模样。
   
读研究生的同室男生Wn说,“我还是觉得吧,一个人旅行更爽。没有任何束缚,你就和自己作伴。”
   
我点头表示同感。后来去回想,我觉得那一刻的自己是理所当然的,完全没必要去为了迎合别人而隐藏自己的想法。

   
第二天醒来是8点。一整晚睡得很沉,估计是太累了,更多原因是床很舒服。同室的三个研究生包括Wn很早就出去了,他们是伙伴,来上海是纯玩,除了我和日本人还有一个是肥胖大叔,去过很多地方旅行,能给你很多旅行建议,说话柔柔的,像跳拉丁舞的老师。
   
Ren给我发信息说要带我去找K。
   
K的读者都想见K。她们大多数是女生,年龄层也多在15—19左右。K走的是青春治愈系,长相又符合少女们的喜好,可以说是才貌兼备。来上海之前,后援会长ZU对大家说,大家在上海期间可以过来找K,见见面说说话什么的,K也只是普通人一个啦,没你们说的那么闪耀。
   
从网络上知道的K,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很让人亲近的人,接地气,在微信公众号上说我可以当你们的树洞,开心不开心全倒给我,而且每次都会认真回复。文字清新脱俗治愈人心,总能让人产生深切共鸣。他的文字就是能轻易击中女生最柔软的那片心瓣,细腻的脉络清晰可见。
   
现实中有人说他人很好,也有人说他高冷。不知听谁说过一句话,读者对作者不要了解过多。不过很多时候,我又觉得,他就像身边的朋友同学,和普通人别无二样。
   
我收拾好东西。日本人和肥胖大叔还躺在床上,我只好尽量轻声点儿。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卫生间的门也关上了,所以要是不看时间的话,是根本不知道天亮了的。洗漱好后办理退房手续,在此之前还得把床单和枕头套拆出来放到指定地方。
   
然后我到楼下一家面馆吃了个早餐。
   
其实我的内心非常矛盾,我是非常期待见到K的,我是说以普通形式见到的那种,而不是他在台上我在台下那种。但是我又觉得以我这种死个性就算见到K我也挤不出一句话来。“hi,小K,我是你的读者阿吹噢!”“小K你好啊我是喜欢了你很久很久的读者阿吹!”
   
妈呀,实在是太矫情了。
   
于是我对Ren说:“我不去了还是你一个人去吧!反正昨天已经见到他拿冠军了我已经超级满足了!”
   
“那不行不行...因为我的关系已经导致有些读者没见着小K了,无论如何我得带你去找他...”
   
Ren是后援会的一个管理员。


打车过去已是十点。地点是一家看上去很不错的酒店,据说最世的作者都被安排住在里面。在电梯里我们遇到了传说中的毛子,一个颇有个性的90后写手,不过他就像一阵风一样,当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嗖嗖走向前去了。
   
忘了是几楼几号房。我记得最初看到的是高大又阳光的ZU。ZU也是作者,说来惭愧,我比ZU要大两年,但是站在他面前我觉得我无论从内在还是外在来看都显得比他小(...)他站在门口邀我们进去,然后我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K。
   
咦?那真是K啊。
   
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耶。
   
瘦,虽然过了学生时代,但是身上还是带着淡淡的少年气息,没有太高,也没有太矮。
   
就是那种“见到班上同学”的感觉。
   
那天我和Ren待了十分钟就离开了。我没有和K说话,只问了他一句“你会粤语吗?”他听了摇摇头说“不会”,然后我们俩就听Ren在说话。K看起来真累,这场比赛把他折腾得他够辛苦了吧,我想,但是背后的努力又有谁在乎呢,大家都只看到他闪光的一面吧。
   
就这么着,来上海的目的,到这里算是结束了。
   
临走前,K双手合十,说“谢谢你们的支持,辛苦你们了”,声音很小方式很官方(...),但是,这也是他唯一能表达的,发自内心最真挚的东西了吧。
   
出了酒店,和Ren还有ZU告别后,我点亮了手机屏幕,打开地图。
   
那么,最后一个下午去哪里好呢。
   
感觉一个人的旅行,好像现在才开始。

QQ截图20141023172030.jpg
QQ截图20141023172034.jpg
QQ截图20141023172040.jpg
QQ截图20141023172044.jpg

QQ截图20141023172048.jpg
QQ截图20141023172053.jpg

关于 吃。在上海的两天,一共吃了两顿,合计三十块。其余都是用面包混过去。另外买了两盒梨膏糖,以及肥胖大叔推荐的鲜肉月饼,带回去。奶奶喜欢梨膏糖,说用来泡水喝,很润喉。

QQ截图20141023172058.jpg
关于 旅馆

QQ截图20141023172106.jpg

日本人送的一块巧克力。当时想对他说“我非常喜欢抹茶味”,但是不知道抹茶的英文怎么说,结果说成了“green tea”。其实,据说更地道的翻译是“matcha”,也就是最接近日本读音的一个啦。

QQ截图20141023172112.jpg
茹花刚从韩国旅行回来,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直奔上海。和我一样,非常喜欢K的文字。并希望有一天能够实现自己的梦想,站到文学的舞台上去。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看我干嘛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2163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