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天崩地解——黄宗羲传》(2)

我不要ID 发表在: 心情随笔10-21 06:51 [复制链接]
2335 0

十六岁,为明代男子法定婚龄。麟儿既娶,标志着他的成人。依礼,古时对已成人的男子不便直呼其名,或者说,本名仅供本人自称,旁人直呼其名都为失礼;故有身份的人家子弟,要另取一个与本名涵义相关的别名,作为表字,作为与人交际之用。黄尊素为麟儿所起表字,是“太冲”。眼下麟儿既已成人,我们也就不宜仍呼其乳名,而应依其表字,改称太冲。

  新婚不过三个月,缇骑就将父亲缉拿。太冲“送至郡城”①,郡城即绍兴。到绍兴后,不能再送,父子就此分手,不意竟成永诀。饯别时,黄尊素请好友--此时亦因得罪奄党削籍还乡的大儒刘宗周,收太冲为弟子。虽非托孤,心迹相同。古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对男孩子来说,良师的意义不逊慈父。完婚、拜师,从黄尊素替太冲最后安排的两件事来看,他于此去的结局,胸中仿佛已经豁然。

  又三个月,凶问自京传至。姚夫人“痛哭至晕绝”,祖父黄曰中“大书‘尔忘勾践杀尔父乎’八个字”贴在太冲每日出入处。②失父之痛,在男孩当更为刻骨,盖因所失远不止父爱,每个男孩都下意识以父亲为榜样,故而失父对于他们还有一层精神归属的亡佚之痛。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我不要ID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3211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