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奇库
新奇时尚,视觉创意

      今年十一长假前,微信团队“霸气”地将短视频拍摄上传功能推向4个多亿月活跃用户,引起朋友圈视频分享热。事实上,今年以来,春晚、两会、世界杯等一系列热点事件都给短视频插上翅膀。8月份,为“渐冻人”筹集善款的“冰桶挑战”,更是让短视频声名鹊起。
  其实,从2013年起,资本已经瞄上中国短视频行业。当拍摄和分享已没有门槛,短视频是否即将爆发?中国视频行业没有UGC(用户生成内容)的魔咒能否打破?
  京华时报记者廖丰
  □兴起 从图片时代到短视频时代
  “90后”女生小雪第一次知道短视频应用,是今年春节追随“长腿欧巴”李敏镐的脚步,用微视录了一段8秒钟的拜年视频,通过微信分享给大学室友。而小雪的姐姐第一次接触短视频,是国庆长假期间,深受朋友圈“晒娃大军”感染的她,用微信拍下并上传了宝宝撒欢的6秒视频。
  有意思的是,微视和微信小视频,一个是独立应用,一个是附属于微信的功能,二者共存让外界不难看到腾讯对视频社交的雄心。
  巨头快速布局短视频市场,秒拍CEO韩坤并不担忧,因为秒拍已选择背靠大树,2013年秒拍与新浪结盟。最令他得意的,并不是秒拍现有的700多个明星用户,而是偶然爆红的“冰桶挑战”让人们知道了秒拍。那场由舶来品“冰桶挑战”引起的一众名人微博分享浇冰水的视频,迅速吸引了广大草根参与。“冰桶挑战”高峰时期,秒拍日均上传量视频数高达几十万,视频每日播放量达到50亿次。
  美国的短视频应用Vine和Instgram早几年兴起,后分别被Twitter与Facebook两大社交平台收购。Vine为6秒短视频拍摄和分享社区,Instgram原为图片分享应用,后加入拍摄15秒短视频功能。2012年Facebook收购Instagram,后者估值已经接近10亿美元。
  在国内,除了腾讯旗下的微视、微信“小视频”,涉足短视频的还有阿里系的新浪秒拍、优酷拍客、来往的“短片”功能;百度系的爱奇艺啪啪奇;美图公司的美拍,还有Youtube创始人陈士骏在中国推出的玩拍等。
  □现状 用户原创的中国难题
  当流量资费、拍摄门槛已经不是用户拍摄分享短视频的“拦路虎”时,中国的UGC(用户生成内容)生态会在短视频行业建立起来吗?
  流量资费不再担心
  随着短视频的使用越来越多,不少用户开始担忧短视频上传和播放的流量资费问题,但在短视频业内人士看来,这将越来越不是问题。
  据了解,目前国内的各类短视频应用的拍摄时长不超过5分钟,大多低于10秒。原视频网站资深产品经理孙庆(化名)向记者解释,网站上时长超过5分钟的UGC视频,七成观看者不会从头到尾看完;低于10秒的短视频符合了移动互联网用户使用时间碎片化、缺乏耐心、倾向快速直接阅读的特点。
  另外,各玩家在视频压缩技术方面你追我赶。秒拍上传10秒视频大小等于600K的4张图片的大小,而微信聊天中的小视频,每条视频的大小约等于2张朋友圈图片大小,朋友圈中的小视频每条大约等于3张朋友圈中的图片大小。
  记者使用时发现,几乎所有短视频应用都有视频暂存功能,可先存至草稿,等有WIFI时再上传。还有公司高层透露,正筹划与电信运营商推出应用流量包月套餐,以进一步减免短视频应用的流量费用。
  内容和数量是难题
  “对我来说,短视频可以作为生活的记录,刷刷存在感。但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不喜欢公开自己的视频。”小雪对拍摄短视频的态度反映出短视频的第一个难题——如何鼓励用户产出视频。“满页都是自拍和画面质量低下的视频,即使有流量我也不想看。”小雪的吐槽又击中短视频应用的第二个难点:短视频内容不够丰富、质量参差不齐。
  孙庆认为,对短视频应用的最大考验就是如何鼓励用户拍摄和上传视频。“UGC的传统是由文化决定的。”孙庆告诉记者,与西方人喜欢分享有趣的信息给志同道合的人甚至陌生人相比,中国人更喜欢向熟人炫耀,很大程度是在“晒”。
  孙庆还表示,中国“山寨文化”大行其道,使得创新、原创略为艰难。他举例说,十一长假期间微信小视频攻陷朋友圈,之后就没有动静了。这是因为用户对小视频已没有新鲜感,投入繁忙的工作后,用户更懒得录视频了。所以在工作日,分享帖占据了朋友圈半壁江山。
  资金和用户也是问题
  短视频应用找用户之路的艰辛,多次创业的秒拍CEO韩坤深有体会。2011年刚创立炫一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时,每天秒拍视频上传量只有300多个,用户只有1000多个,一年多就把天使投资和A轮融资烧光了。后来,在韩坤暂缓C端转向B端,通过向企业卖技术赚钱后,才有投资人找上门来。
  2013年秒拍和新浪牵手,今年十一前又完成了C轮融资,李冰冰、黄晓明、任泉成立的投资基金StarVC也有入股。
  资金解决了,用户量要跟上。韩坤计划通过建生态吸引用户,比如出台和用户分成计划,让一部分用户通过秒拍赚到钱。“一边对接用户,一边对接商家,发动网友拍出有创意的短视频,广告按效果付费。”
  微视方面则直接告诉记者:“微视现属于非营利性平台级产品,尚无向用户收费的计划。”言下之意是不惜先砸钱培养市场。为了鼓励各类用户入驻,微视允许账号自身有商业化操作。目前小米手机、杜蕾斯、大众汽车、春秋航空等品牌企业也开始尝试微视的新媒体营销、微视江湖的精准化营销以及微视企业品牌营销等。
  依旧在烧钱的美拍也没有盈利计划,该产品七成用户为女性。美拍的蓝图是利用自拍的基本需求迅速积累并沉淀女性用户,留住女性用户后,再涉足电商导购、本地化美食和社区等。
  □展望 差异化路径渐成
  摆脱不了烧钱的命运,中国短视频将在差异化道路上一决高下,短视频玩家们也将在平台化和垂直化之间杀出一条“血路”。
  平台产品决战关系链
  相对只在微信体系内循环的小视频,微视定位为社交新媒体,具有平台性和开放性,用户使用微视拍摄上传短视频并在微视平台上社交,可同步到微信、朋友圈以及微博和QQ空间上。秒拍也定位为社交媒体平台,微博给秒拍带来了不少明星和传播资源。
  “美图的移动端用户数达6.5亿,除了与各类社交平台合作,美拍应用也给不同人提供了全新的展示平台。”美拍方面没有透露“抱大腿”,但已决定做平台级产品。据了解,美图公司董事长是知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
  借助名人及草根大号吸引普通用户,借助主题活动鼓励用户发挥创意拍摄。在孙庆看来,秒拍、微视和美拍定位相似,未来胜负的关键在于能不能培养用户的黏性。“在产品功能优秀的前提下,未来真正能沉淀用户的是强关系链。如果拍的人得不到反馈,他就不会有兴趣再拍了。如果用户只看不拍,短视频应用跟视频网站客户端有什么区别?”
  目前的情况是,在平台竞争之中,传统视频网站对旗下UGC业务已显露出力不从心。“短视频的成功取决一系列环节的把控,如前期如何开发出更符合用户拍摄习惯的产品;在一定用户量基础上,如何运营维持用户黏性;后期如何基于一定的体量进行商业价值的开发等。”易观国际分析师罗兰表示,除了入口优势外,视频网站在短视频领域竞争中尚无明显优势。
  垂直化社区剑走偏锋
  没钱做大平台,避开正面竞争做垂直社区或许是条出路。得到过徐小平、创新工场及浙报集团传媒梦工厂投资的微拍就是一个歪打正着的案例。
  据了解,微拍允许短视频时长达3分钟,微拍用户发布美女自拍视频乐此不疲。微拍创始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微拍转型主打陌生人社交概念,让其他用户和美女用户以视频为纽带进行沟通。事实上,凭借“爱慕经济”,微拍捧红了不少美女,不少美女在微拍销售自主品牌化妆品、服装受到粉丝热捧。
  孙庆认为,主打“爱慕经济”的短视频应用可能借鉴YY、5198等网络秀场的商业模式,用户买鲜花、棒棒糖等虚拟道具献给主播,之后应用再参与分成。不过,这类短视频玩家对应用内视频的监管是个问题,有些垂直类短视频应用内大尺度视频横行,跟色情之间的界限已经混淆,或面临政策风险。
  手机KTV应用“唱吧”则是另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例子。唱吧用户的演唱逐渐不再满足于音频,越来越多用户主动录制上传几分钟的演唱短视频,作为音乐类垂直社区,唱吧也依托爱慕经济获得主要收入来源。另外,导购类应用“抹茶美妆”则试水以短视频教程打造美妆类导购社区,兼做海淘业务。
  垂直化之路虽个性鲜明,剑走偏锋受政策、用户接受程度等客观条件影响更大。罗兰认为,短视频应用由于其产品背后的社交属性及价值更强,在其产品量级有限及产品黏着性没达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必须得通过平台级的入口进行流量的更多导入。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树上的猫咪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2745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