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新奇库
新奇时尚,视觉创意

那是1968年的一个温暖夏日,正是冷战的高峰时期。英国国防部著名的生物和化学研究基地波顿庄园里,两个男人正在一间实验室的屋顶伫立。他们的脑海中盘桓着生物战的严酷前景:如果一枚携带了致命病菌的炸弹在伦敦上空引爆,沉降物的危害会持续多久?

为了找到答案,微生物学家亨利·朱维特(Henry Druett)和K·R·梅(K.R. May)决定,将微生物暴露在屋顶的气流之中。为了防止病菌被风刮走,他们将蛛丝缠绕在一把梳子上,然后轻轻往上面喷洒了一种常见的肠道病菌——大肠杆菌。

在两个小时出头的时间里,封锁在这张手工罗网中的病菌就差不多死了个干净。可是,如果把这些病菌装进盒子,让它们呼吸同样温度和湿度的屋顶空气,那么两个小时之后,其中有半数以上仍然存活。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新鲜空气里有什么东西杀死了病菌,而一旦封闭起来,这些东西就消失了。

两位研究者又做了许多实验,指出这种神秘物质(他们称之为“开放空气因子”)的功效,每天晚上都在发生变化。但是后来生物武器的阴霾散去,外间对这个研究的兴趣也跟着消失了。

现在55年已经过去,我们是否应该让这些尘封的研究报告重见天日呢?如今,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病原体越来越多,对狙击传染病的新武器的需求也变得空前强烈。今天的科学家,又再度研究起了前人控制传染的方法。英国东基尔布莱德市海尔迈尔斯医院的微生物学家斯蒂芬妮·丹瑟(Stephanie Dancer)正设法重新勾起大众对这些问题的兴趣。她指出:“只有在抗生素失效、病人不能康复的今天,我们才想到了回顾历史。”

波顿庄园的研究者并非第一批留意到新鲜空气好处的人。19世纪中叶的克里米亚战争期间,英国士兵在肮脏的战地医院死亡的几率,比在战场上还高。护理先驱南丁格尔采取了一系列著名的改良措施,使死亡人数大大降低——其中就包括打开窗子。回国之后,她又把这些措施引入了英国的医院。她曾写道:“病人周围的空气必须经常更换,这样可以带走肺部和皮肤发出的病态臭气。”

南丁格尔设计的那些光线充足、空气流通的病房,被称为“南丁格尔病房”:狭长的房间里,上下推拉窗一直延伸到天花板,使新鲜空气得以穿窗而入。波顿庄园的研究指出,这个举措不仅稀释了空气中的病原体,也有效地杀死了它们。

南丁格尔病房还有一个重要特征:病房的长边都朝向南面,这样就可以引入足够的阳光了。很快,大众就相继认识到了阳光对于健康的裨益,尤其是它对结核病人大有好处。在当时的拥挤都市中,每5个死者里就有一个是因为结核病去世的。

阳光不仅能将空气中和皮肤上的细菌杀死,它还能促进身体制造维生素D、增强免疫系统,从而将体内的结核病菌也一并杀死。到上世纪末,“阳光诊所”开始风行了起来,它们将新鲜空气和阳光作为治疗结核病的一种手段,病床被推到阳台上,或者推到装了特制玻璃、能够透过紫外线的温室之中。

后来还出现了专门为医院发明的紫外灯,但是它们很快就被弃置不用,因为皮肤癌和白内障的风险都显而易见。到今天,紫外灯一般只作消毒手术设备之用了。

培养皿中的奇迹

当年亚历山大·弗莱明外出度假,归来后发现培养皿中的细菌发了霉。那之后的几年里,医学发生了彻底的改变。相比青霉素和其他抗生素近乎神迹的效力,阳光和新鲜空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到上世纪60年代,许多医生都认为,传染病将很快消灭殆尽。丹瑟回顾说:“新的抗生素一个个地发明出来,开放空气因子已经得不到多少关注了,因为一旦有人得病,医生就给他开抗生素,用了就能好转。”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草泥马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7195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