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我跟老公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那时候我因为前任抛弃的关系,意志消沉,是老公无怨无悔的陪伴着我走过那段难熬的日子,谈了三年的恋爱,我以为我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挚爱,半年前,我跟老公结婚了,我以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可是怀孕初期,我惨遭虐打,未出世的宝宝流失了,后来我才知道,老公娶我,不过是为了我的家产,他利用三年的时间,给我编制了一张网,编制了一个美梦,他纵容小三残害我们的孩子,甚至不知廉耻的跟我的继母暧昧纠缠,我不甘心,要我怎么甘心,我不整死这对渣男贱女,我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我要为我的孩子报仇,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我要让他们身败名裂的滚出我的世界!
  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各位看官搬张凳子,坐着且听我慢慢道来:

  “许小姐,这是你要我调查的一切。”私家侦探递过一碟厚厚的信封袋,我迟疑的看了一眼,随即接过。
  “这是你的报酬,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有第三个人知道。”从随身的LV包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放在私家侦探的眼前,我沉声嘱咐着。
  私家侦探接过支票,看到上面的数额,立刻眉开眼笑:“这个许小姐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做我们这行的,保密功夫那可是一流的。”
  轻轻的点了点,我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信封,面色凝重,线条紧绷。
  “许小姐,我们还调查到,那个凌先生……”私家侦探故意拖长了尾音,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听到这里,我冷冷的勾起了一抹笑:“你可以离开了,有需要,我会再找你。”
  “诶,好。”私家侦探敏锐的察觉到我已然不悦的情绪,识相的拿着支票离开了茶馆。
  此时,独立的包厢内只剩下我一个人若有所思,看着手里拿着那份沉甸甸的信封,我笑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许欢颜居然有一天会请私家侦探调查我结婚不到半年的丈夫,多么的可笑。
  犹豫着,最后我终于轻轻拆开了信封,当那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映入眼帘,我只觉得双眼一阵刺痛,那画面在我眼中看来是如此的讽刺。
  那个口口声声说爱着我,三年不断呵护我的男人,居然如此的不堪,这就是他所谓的爱。
  愤怒占据我的脑海,胸中怒火狂烧,我杀人的目光看着照片,恨不得在上面烧出一个洞,我亲爱的丈夫,这就是你所谓的远房表妹,很好。
  隐忍着即将爆发的情绪,我颤抖着双手将照片放入信封中,收在包包的暗格内,眼里划过一抹狠绝。
  凌浩,你不仁,就别怪我许欢颜不义。
  “欣欣,在家吗?”我拿出了手机,给死党打了电话。我需要一个宣泄口,而向欣是我最好的选择。
  确定向欣在家之后,我缓缓启动车子,朝着她家飞奔而去。
  一踏进欣欣的家门,她立刻兴奋的飞奔过来,紧紧搂着我的脖子。
  “欢颜,你可算来了,我都快闷死了。”向欣挽着我的胳膊,卖萌的撒娇着。
  我无奈的摇着头:“欣欣,你也老大不小了,别这么孩子气。”
  听到我的话,向欣嘁了一声,冲着我翻了翻白眼,她最受不了我这一番话。
  “许大小姐今天怎么有时间想起我了,你家凌浩呢?”向欣冲着挤了挤眉,揶揄的开口。
  我原本的好心情,在听到向欣问起凌浩之后,瞬间转变。
  “怎么了?”向欣敏锐的察觉到我不对劲的情绪,小心翼翼的问着。
  我什么也没说,拉着向欣在沙发上坐下,从LV包包里拿出了那一叠照片,闭上了双眼。
  向欣接过我手中的东西,当看到照片的内容,情绪显得比我还激动。
  “卧槽,凌浩他这个贱男,居然出轨?拍死他。”向欣气愤的将照片丢在地板上,双脚不断的踩踏着。
  “贱男,踩死你。”
  “欣欣,冷静一点。”终于,我睁开了双眼,对着向欣说着。
  “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么淡定,凌浩他背叛了你,你不是应该杀到公司掐死他吗?”向欣发现我冷静的情绪,百思不得其解。
  按照我的脾气,确实,在看到这些照片后,就应该去找凌浩算账,可是我没有,这一刻,我出奇的平静,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么了。
  “许欢颜。”向欣拔高了音量,连名带姓的叫着我的名字,那是她生气的前兆。
  “欣欣,我前几天流产了。”我对向欣缓缓说着。
  “什么?”向欣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眸光一痛:“那天我从公司出来后,被人带到了小巷子,疯狂的朝着腹部踹,孩子就这样没了。”我出了这样的事情,许家自然不会放过那些人,凌浩却早出晚归,说是帮我找凶手,结果有次回来,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我记得出事那天,我好像闻到过。
  “肯定是他们做的。该死的狗男女。”向欣已经被气的不知道该怎么骂人了,双手不断的挥舞着,一脸的愤怒。
  “欢颜,休了那贱男,让他净身出户滚出许家。”向欣坐在我的身边,怒气冲冲。
  向欣明白孩子对于我的意义,很为我不平。
  离婚的念头我不是没想过,但是回头一想,我凭什么便宜了那对狗男女,不将他们恶整一番在赶出许家,难解我心头之恨。
  “我不要离婚。”我对着向欣说道。
  向欣听到我的话,气的直接跳脚:“不离婚?凌浩都这样了,你还不离婚?许欢颜,你给我拿出当初你跟陆言分手的那股魄力出来,立刻跟凌浩离婚。”
  向欣已经气的口不择言,当从她的口中听到陆言的名字,我一阵错愕,随即恢复正常。
  “欣欣,我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我赶忙安抚着向欣的情绪,不让她的情绪继续维持暴走边缘。
  “气死我了。”
  “他们害死了我的孩子,我可能就离婚收场吗?我要他们为孩子的命付出代价。”我阴森的开口。
  “你准备怎么做?”向欣看我的样子,知道我心中已经有了对策,情绪瞬间平静,调皮的眨着双眼看着我。
  怎么做?我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凌浩跟杨木早就认识,我必须先弄清楚他娶我的目的。”低头沉思了一会,我对着向欣说着:“从明天开始,你帮我跟着杨木,凌浩这边,我盯着。”
  “OK。”向欣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聪慧的大眼忽闪忽闪,看起来甚是可爱。
  我被向欣可爱的表情给逗乐了,阴沉的脸色,渐渐的好转。
  “诶,你说,当初你不跟陆言分手多好。”向欣将头搭在我的肩膀上,唉声叹息着。
  这是今天向欣第二次提到陆言这个名字,我由一开始的错愕到现在的平静,心情转换不过一秒钟。
  “要我说,陆言真是瞎了眼,居然抛弃你,哼。”神经大条的向欣没有注意到我低落的情绪,依旧大大咧咧的说着。
  “欣欣,我先走了。”我拿起沙发上的包包,对着向欣牵强的笑了笑,然后在她错愕的视线中,慌乱的逃离。
  陆言,陆言,这个男人是我生命中最致命的伤。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田辰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6787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