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每一个受访者都想不明白,福州市鼓楼区七海花园8号楼里,负责大厦水电工作兼看管地下停车场的吴明(化名),为什么会在昨日一早钻进一楼电梯轿厢顶部。

他在6:20许上完夜班,和白班停车场看管员交接完之后,走上地面一层,向保安拿了电梯钥匙。10分钟后,他被发现在电梯2楼通往3楼之间的位置,头被夹碎,鲜血染红了一楼电梯门。

诡异的是,事后赶到现场进行调查的福建省特种设备检验研究院及福州市质监部门均表示,经过勘查,可以判断事发前电梯并无异常。该部电梯维保人员也向东南快报记者表示,和大厦另一部电梯相同,该电梯在9月27日刚进行过例行维保,“很正常,没有问题”。

他们想不明白,昨天的吴明,为什么会踏进电梯轿厢顶部,做出超出他工作范围之外,疑似维修电梯的举动。

现场

电工惨遭电梯夹死

清晨7时许,营迹路上小摊贩们都还未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七海花园8号楼底下,却围了越来越多的居民。随后,警车来了,救护车来了,消防车也来了,一楼楼道里的哭嚎声穿过砖墙,刺进围观者耳中,知晓一二的人忍不住低头叹气。

在七海花园8号楼担任水电工作的尤溪男人吴明,一早6:30许被发现死在2楼通往3楼的电梯轿厢顶部,头部朝下已被夹碎。东南快报记者见到时,二楼电梯门已被破开,但他身体依然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据吴明妻子介绍,夫妻二人来自三明尤溪,就住在该大厦一处简易搭建的房间里,吴明在小区内担任水电工的工作,也兼做地下停车场的夜班看管员。按照惯例,清晨6点多他应该下班搭乘电梯回到楼上的家中休息,但昨日一早却没有归来。

“要不是打他手机,我都不知道他在电梯里。”提及丈夫的死,这名尤溪女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也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地下停车场的白班看管员,也被吴明的死吓了一大跳,瘫软在坐椅上好半天说不出话。

疑问1

电梯并无异常他为何去检修?

据了解,吴明在不久前刚刚通过了“电梯安全管理人员考试”,但并不具备维修电梯的资质,只具备日常的安全管理资格。事发前,也并没有物业或是居民通知其去维修电梯。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昨天上午突然有这个举动。

东南快报记者在大厦另一部电梯里发现,该电梯的维保单位是福建远迅电梯工程有限公司,在今年9月27日,刚刚完成每个月两次的例行维保工作。一名维保员向东南快报记者介绍,电梯出事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很正常”。

福建省特种设备检验研究院及福州市质监部门前往现场调查后也表示,经过勘查,可以判断事发前电梯并无异常。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吴明做出了疑似维修电梯的举动?目前,鼓楼区安监部门及辖区警方已介入调查。

疑问2

卡在电梯门的椅子怎么没了?

“6:20的时候,我还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跟我交接完工作,从出口走出去。”地下停车场的白班管理员说,在停车场,吴明通常上的是大夜班,工作时间是夜里11点到次日清晨7点钟,自己今天来得比较早,两人在6点多便完成了交接,亲眼看见吴明从出口处上了地面。

到了地面一楼,大厦保安亭老周听见吴明隔着窗户对自己说:“把电梯钥匙给我。”自己因为不知道他要的是哪一把,便把抽屉里一盒钥匙都掏出来递给他自己挑。随后,老周称,自己听见吴明在里面叫:“你进来帮我看一下。”

“我说好,就收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进去了。”老周称,自己进去的时候,看见电梯门是打开的,能听见吴明的声音,却看不见人,自己也不清楚此时的吴明,究竟是在一楼还是二楼。他便问,“我要在哪里帮你看啊?”吴明回应称:“就在那里就好了”。

然而,据老周描述,这个时候他便看见电梯门关了起来,并听见吴明“哎呦!哎呦!”的声音,自己伸手去掰电梯门,没有掰动,小区里几个力气大的人也过来帮忙,但也没有用。他们在一楼电梯口看着鲜血流了下来。

知情人士透露,有监控显示,吴明于昨日早上6:26打开电梯,将轿厢调至地下一楼,自己进入轿厢顶部,他曾在电梯门之间摆了一张椅子,可能是试图让其卡住电梯,阻止其运行,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把椅子后来突然不见了。

“椅子被移开之后,可能有楼上的人按了电梯,电梯门就关上恢复运转,导致了悲剧的发生。”该大厦电梯维保工作人员表示,若是要对电梯进行维修,必须先关闭电梯检修开关,然而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吴明并没有这样做。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葱子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4376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