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发表主题

开八!

  今年三月二十六号,我老娘甩给我一个QQ号,让我加他,我没回应她,对于恋爱或者关于异性的交往我想我现在还不至于让家人来操作,我是抵触的。次日她又来电追问加了没,拗不过她的纠缠,加就加嘛,反正也不是见面,啧啧!信息看得出来是个军人,他是次日验证我的,他问我是不是某某介绍的朋友,我说是不是某某不清楚,反正是我妈让我加你的。然后他很有礼貌的做了简单介绍,x迪,32岁,现役军人,国安系统工作,少校!我说那我也得简介一下咯,x丹,28岁,卫生系统工作。这一天纯属应付的聊了个基本,后来他主动的发了张照片,还是三人在韩国过境处的合照,是让我猜还是让我点兵点将啊,经证实旁边两个是韩国战士思密达,中间那个让我心花怒放瞳孔增大的欧巴就是他,韩式刘海发型,180往上走的身高,真想扒开看看腹肌,羞涩中*_*!混蛋,一定知道我是颜控所以故意来勾引我的,我吞了吞口水,镇定下,要不为美色所动摇!我愿意给自己定性为肤浅。接下来的对话我应该是矜持的,应该是!
  三月二十八号,他值班,就在我空间扒我的出国海边比基尼照,他说我穿那样要是去他们部队,战士会流血牺牲的,我又不是敌特分子在陆地为什么要穿那样呢?他说我是90后思想,像个小孩子,我翻了个白眼儿怒吼他应该是在部队呆太久,脑壳没动吧。他上面有个哥哥,这让我很羡慕,我提议和他交换,他家老头是地主,他们兄弟俩都挺怕他的,哎呀,我跟父母的和谐度完全体会不到啊,所以更想去他家做交换生,罢了罢了,他就是我哥好了,可以被欺压的那种哥,(*^__^*) 嘻嘻。

  他在质疑我是不是单身,我从2013年8月就单着,这期间完全不近男色,不近男色啊,嗷嗷嗷嗷~~~所以看到他我才吞了吞口水呀!我说我不是单身我妈还用得着让我找你啊!确定我身份之后,他提议周末飞回来,这是要周末喜相逢啊,显然我没那么鸡血,想要稳稳,就劝了劝,觉得太急促了,他担心我被人抢走了,要急于下手哇!这小伙子心态是正确的,只是我最近在闭关,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他迅速判断我之前被情伤过,被人这么屌就轻松看穿,我产生了抗拒心里,他情商高于我,玩儿不过他。
  随即他表示“今儿心情很鸡冻,想要早点见到我,问我见到他的时候会不会跑?”
  我“我能不能跑过你”
  他“你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从你单位一直到你家”
  我“我跑的路线不是这样诶”
  他“那我也能逮着你,我可是学侦查的,随时可以定位你的”
  我“好吧,我腿儿短!会不会很没有安全感”
  他“肯定不会影响你的隐私”
  他“放心,我会保护你的,公主大人。”
  然后说了一些关于五一放假的安排,推迟到五一再见面,嗯,好人性化的安排,咿呀咦儿哟~~~
  他其实前不久才回来一次,是准备转业的,啧啧,还真是像菜园子啊,不过云南恐怖事件后他们就停止休假归队了。
  我“你是不是讨嫌到没办法才送你去当兵啊”
  他“不是的,是从学校去的”
  我“学校不要你了么?”
  他“我有那么坏么,我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我“抗霸子咩?”
  他“也,江湖中人,混那条街的”
  我“我是自己混不走看着别人混的那批”
  他是国防生,让我这种学渣眼中闪着光的崇拜了一下,哎呀,我就是偏科啦,也不是一无是处,掩面跑开~~~
  他“我看你穿裙子的照片好眼熟”
  我“你是看裙子熟悉吧”
  他“裙子和人一起看的”
  他还在混我的空间相册,非得让我打开我那些上锁的相册,既然问题就是“我怎么可能告诉你密码”我又怎么会给他看呢,吼吼吼~~不过我还是截图给他看了看里面的小图,全部都是之前的旅行旧照,无关乎旧爱。
  很快早上的时光就混过去了,他也代表党和人民对我表示了感谢,我得感谢来自大首都的慰问。
  吃完饭回到办公室,他也在。
  他“小丫头,你们分手后有没有再联系啊”
  妈妈咪呀,开始扯这些了。
  我“分手后怎么可能再联系,我是被背叛的”
  他“怕不怕见我啊”
  喂,我说这位小伙子,搞清楚自己要的答案后转话题能不能有点衔接啊!我,我不是应该很开心不问前任的事么,被他带偏了。
  他32年的人生里谈了三个,两个我们本土的,还有一个韩国小姐思密达,本土的两个因为聚少离多,90后思想,无感就无法继续。也是,想想他都是32的一小老头儿了,跟那种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怎么交集,哈哈哈,所以让我来!经过我的了解这两个应该不算谈,这种叫谈恋爱的话那恋爱太没有吸引力了。韩国那个倒是真真切切的彼此归属过,他在韩国学习的时候认识的,她帮助他很多,应该是爱他的,否则不会跟着他来中国,想要呆在喜欢的人身边的心情只有真正喜欢才可以做到漂洋过海啊。他有把她带回家,他的老娘因为地域、生活习性大力反对啊,哈哈哈哈哈,欢喜~!差点还拿证结婚了,由于她的签证在我们这里办不了,后来大概彼此都知道在一起无望,她就回去韩国了,从此她是她,他是他!让我哼一曲儿吧,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我们都是飞行军,哪怕那山高水又深……开心归开心,但还是为一段感情的无疾而终而幽幽叹息。

  我老娘以后叫她汪小姐吧,她在这段关系里面起很大作用,是她引荐,推动,支持才能走到今天。
  汪小姐“你再不恋爱我就要疯了”
  我不敢接这个话题,就默默的滚去睡觉了,还能听到她在外面喊“你一定要加他噢,反正没事可以聊聊”。
  先扒一扒我那段时间的状态。跟前任是自由恋爱,他追了我大半年,属于那种不长期来往我死都不会在一起的类型,闷骚型的成功典范,身边的人都觉得他老实本分,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就一错再错和他牵手了。在一起是喜欢的,家长也见了,准备谈到一年的时候就结婚的,很不巧他苟且的那些事儿被我无意间翻出来了,在我出国玩儿期间他跟他前任苟且过,那时候我们才在一起差不多三四个月;在他朋友婚礼上,他跟他老同学苟且过,那时候我们在一起差不多半年;在后来我们因为一些事冷战,我在伤心难过各种不安的时候他跟一个微友苟且过,那时候我们在一起八个月。这些证据都来自他手机,我不是故意翻的,他手机一直设有密码,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机不离身,那时候我没多想,也懒得想,因为我啊,手机从来不设密到处放,一路坦荡荡,他密码是他生日,他把顺序倒过来设置的,比如8509,密码是9058,真是密码界的佼佼者。可是,女人在危险敏感期智商是福尔摩斯是柯南。看了手机知道真相的我眼泪笑出来,当天我没发作,隐忍了,不为别的,因为在他家人和朋友面前这点面子我得给,也得给自己留点老脸。陪他一大家子人吃完晚饭收拾好后我拉他去我们这里的一个大学,因为我们在这里开始的,就得在这里say byebye!直截了当的说分!他不准,让我给机会,没!有!机!会!~~管不住自己的东西是我的问题,但是还在热恋期就给我头上插满绿色小花朵,我如果还能跟他在一起那么我就太迷恋那个坑了。当天看他挽留的样子很像一个做了天大坏事的小孩,我一定要忍住,一点恻隐之心都不能有,背叛是我的底线,并且会持续影响我很久,久到我自己也不知道期限。对了,顺便说一句,他是天蝎男!
  终究我们不吵不闹不跳楼的把手分了!删掉了他的所有。我每天每天哭,不分时间场合的哭,所有的软弱都暴露给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以前完全不知道我这么能哭,在路上突然听到一首跟他在一起期间听到的歌,哗啦,哭~!周围的人问我怎么看上去很憔悴,哭~!路过我们一起走过的地方,哭~!在家里哭,在办公室还是哭,除了哭那半个月我就没干别的,在此之前呆在我身边数十年的老友甚至一次都没见我落泪过,我说真的,我爱面子,不愿意在他人面前暴露软弱。就算有再多让人生气的地方,但女人只要喜欢上对方,就全部都能原谅,但男人却相反,喜欢上了,就会逐渐去挑剔女人的缺点,女人是喜欢上了就会去谅解,男人是喜欢上了就变得斤斤计较。为此我动了原谅他的念头,但没怎么着,继续熬着,说了很多鼓舞士气重新面对人生的大道理,但也没有过好那段人生。没有谁会一直安慰无知少年,我唯能假装说不CARE了。就这么到了我的27岁生日,我生在8月,但8月对我就是一个坎,每次都得卡在这里,谈过三次恋爱,每一次都是在8月分手,8月我忙着分手,忙着撂狠话,忙着在户口本上的年龄又上调一次,比流氓还要忙!
  还没完全接受事实时就是哭,清醒后就是无限的冷漠。分手后的日子我不愿意再恋爱,拒绝接触任何异性。想到那些程序又得重新来一遍,接触,动心,谈婚论嫁、争吵、和好等等,我觉得累!所以我下班在家,周末在家,各种假期我仍然在家。汪小姐急啊,所以才有了男主啊。
  关于前任和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我本不想在这里提起,但是我得表明遇到男主之前的心态,就是不爱不婚主义者。

  好了好了,不好的情绪收起来!刚刚回去切西红柿把小拇指给剁了,已哭瞎!包扎完继续扒男主。
  和他扯到前不久刚出台的单独两胎,他“我的孙子是越多越好”
  我“媳妇儿都没有就在想孙子,还真是……”
  他“哈哈,应该快了,说不定就在眼前,机会来了,我会抓住的”
  我“你眼前应该是战友吧”
  他“嘿嘿,战友,亲密的战友”
  我“好基友”
  他“你太可爱了,跟你有说不完的话,下次回去悄悄看你的妈妈”
  我“长得丑的一般性格都好”哈哈哈,我说这么违心的话好怕打雷闪电啊。
  话说为什么要悄悄看我妈,是看我妈好对付么?他说凭她让我加他QQ。汪小姐可算是做了一件对社会有贡献的大事实。
  刚才闺蜜研发的一款游戏《要死一起死》上架了,我得研究玩出点高分儿证明自己不是弱逼。晚点更新。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窗外阴天了

430
积分

121
主题

66
回帖

0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2655人签到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