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自从发现了他的空间QQ里出现的那个活泼女孩子的娇嗔回复,我就知道这一切全完了,这次是彻底的完了。一直很想写篇文纪念一下这段无头无尾所谓的暧昧,却要么没心情要么没时间。今儿个团支部升级达标完了,我一个人红着脸,背着砖头一样的厚专业书默默走回宿舍,偶尔望望天,发现月亮早已缺了又圆。还会时不时的想起他,不是么。或许已略微忘记了他的样子,忘记了那些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但是他已经固缩成了一个深深的瘢痕,怕是这辈子都挥之不去了吧。所谓的那些不爱了,不想了,翻篇了,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晚上一个人在床上,还是会怀恋那些过去的流年。
  写这篇文时,想过要把人称定为他,还是你。后来想到很久之前给他写过一篇《你》的文章,就在我们最干柴烈火,共同跨年的时光,一下子觉得再不会有了,便把人称从你改成了他。我从来也没有告诉过他,那种爱恋叫做一见钟情。直到现在我也觉得恋爱这码事和婚姻不同,讲究的是电光火石,惊雷霹雳,差那么一点儿都不行。但凡所谓细水长流产生的,可能至少有50%甚至更高比例的亲情,而不是爱情。那时候他穿着一身土的掉渣的草绿草绿的军装,蹲在地上,给了我一个侧影,然后我就沦陷了。这种感觉很奇妙,说不出的想亲近的感觉,费尽心机的没话找话,欺负他,羞辱他,心里却是满满的羞涩和欣喜。这应该才叫做恋爱吧……正是由于这种弃而不舍的精神最终让我在他追求我们系花失败之后,接触到了他的精神核心。他跟我说,我走进了他的内心,是他的知己。我信当时他说的都是真的,也激动的无与伦比。我在被窝里拿着破步步高在QQ跟他说:我在听《知足》,我很快乐,因为有你能走进我的心,然后哭得一塌糊涂。我坚信那天晚上即便是做梦我也是在笑着的,很舒爽,很安心的笑着。那时,他大四,我大一。之后那一段时间的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他在QQ上跟我说,好好上课,别玩手机,亦或者讨论着各种旁门左道的消息。我们真的以一种超乎朋友之间的友谊热切的交谈着,从故乡到小学,中学,未来的工作以及各种美好的憧憬。他的QQ签名里最多的标签是“坏人”,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包括现在我也认为这是对他最好的评价。闷骚型的男生,摸得准女孩子的脉,用打情骂俏的笑话收服的你俯首帖耳。我想很大一部分的怀恋是因为那些快乐的交谈,觉得很安心,有一个可靠的支撑,这也是缺乏安全感的我最求之不得的。他许诺说,绝对不离开我,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永远忘不了在另一个校区时躲在被子里手机聊天的那种喜悦,心无旁骛。然后,很自然,在这场游戏中,认输的是我,我难以维持着这种朋友之上恋人之下的关系。满心里都是想更近一步,于是我开始纠结,开始胡闹,开始不开心,开始找茬。也正是这个时候学业上的坎坷让我更加烦躁,每天的生活是一团解不开的线,永远开不到终点。那种无所依托的感觉把我折磨的身心俱疲,两个月暴瘦了16斤,眼泪止不住的流,一部分是为了学习,一部分是因为他。班里组织的喝酒我跟男生们说,一醉方休,然后真的醉到和一个男生互相搀扶着脸朝天过马路。男生把我送到楼下,我给他打了电话,说我醉了,你下来。他真的好快的下来,那时我还和那个男同学横七竖八的绞在一起,他领我出来,给宿舍同学打了电话,看着我上楼,皱着眉头说:怎么喝成这样。我失神的坐在台阶上,脸上的表情张皇无错,很想抱抱他,却终没有。我晃晃悠悠的爬上了楼,这是我平生喝的最多的一次,意识清醒,脚步紊乱,开了手机,他说,我不喜欢女孩子喝酒,也不喜欢你在别的男的怀里。我心想,他还是爱我的,不是么,于是释然,依旧热情。整个大一简直像掉进一个麻辣烫当中,时而麻辣鲜香,时而又偃旗息鼓。他总是那样的态度,不远不近,不主动不拒绝。我的心里长满了茅草,难以抓挠,后来我对着屏幕狠狠的哭了一场,心想,就这么算了吧,不必为他耽误了青春可他发现我删了他之后十遍八遍的申请加我,说到最后,申请留言中加了一句:做朋友都不可以么……一下子就心软了,重又加了他,两个人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只是距离却越来越远了。他说他要找一个像我一样的女朋友的时候,我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是问他,要是有了老婆,我是不是得离开,要不对你老婆多不负责。他说,除了战友,最重要的是你,如果我老婆不同意,我就不要我老婆了。一番誓言,豪气冲天,现在看怎么也是虚的,但是当时竟真的信了,心里想的却是在你没老婆之前,好好的陪着我,等你有了心上人,我就删空了所有,再不打扰。心底里却说,我等着你来爱上我。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洗白白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5061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