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在看到光平的那一刻,我想,我的爱情可以在他身上延续。他有着和辉一样的眼睛,一样的下巴,一样的俊朗。这个男人,就是辉的父亲。

  第一次见到光平,是在辉的生日聚会上。全班同学都去了,地点是他家。没有人知道,我暗恋辉,暗恋了整整三年。我从16岁开始就喜欢他,但是辉是那么帅气,他的迷人笑容,整个学校的女孩里不是只有我看到。

  三年来,辉身边总有女孩围着他转,清秀的,漂亮的,妩媚的。连向他表白的机会都轮不到我,在那些女孩中我不起眼,身 体消瘦,性格敏 感多疑。我知道我永远不会有机会,但上帝让我遇到了光平。

  他们父子俩有着相似的面孔,惟一不同的是,辉年轻逼人,光平却早已跨进了四十不惑的门槛,成熟,不动声色。所以当光平将一份切好的生日蛋糕递到了我的手上的时候,我向他露 出了自己最灿烂的微笑。光平点了一下头,那一刻,我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里。转头看辉,他一直和班上最漂亮的一个女生不知道聊些什么,笑得很开心。

  辉永远也看不到角落里的我。这份单相思是注定没有希望的,但是如果能从光平身上拿到补偿呢?第二天,我逃了晚上的补习课,站到光平门前。门廊里风习习地吹着,如同一双温柔的手拂过我短裙下裸 露在外的大 腿。那条裙子是我故意穿的,裙摆离膝盖足有十公分。我知道自己的腿很修 长,皮肤洁白得晶莹。

  光平来开了门,他看见我一下子就愣了。我说,昨天我可能把东西落在了客厅里,请让我进去找一下。男人笑了,他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于是,我蹲到了地上,寻找一把钥匙,头低下去,臀 部高高翘 起。其实,那把钥匙早在昨天就被我隐藏起来了,就放在沙发的角落里。我现在跪在客厅厚厚的地摊上,裙子短得遮不住裙下风光。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引 诱光平。

  我的伪装看上去实在拙劣,额角在出汗,细细麻麻的,好像流在我心里。

  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什么也没发生。我捏着那把最终不得不找到的钥匙,满面通红。光平一丝不乱地坐着,温柔地说,你是个好姑娘,不要随便让男人看到你的身 体。

  那一刻我几乎哭出来了,我想对他说不是,你是个好男人,但我不是个好姑娘。

  半年后,我考上了本市的一个大学,辉也是考的这个学校。对于辉的选择,我早已习惯默默跟从。他又交了新的女朋友,依然是漂亮丰 满的类型,一笑就露 出明亮的酒窝和牙齿。

  那天下着细雨,我又像往常一样站在他宿舍不远的地方默默地等他回来,他总是晚上八点回宿舍,可是这晚过了八点半他还没出现。我知道他是和那个女孩一起出去的,女孩很爱辉,她要向辉献出她的身 体吗?他们现在是否在某一间旅馆的房间里?

  没等到辉,却等到了光平,他是来给辉送毛衣的。他凝视着我,我的样子很狼狈。全身都被雨淋湿 了,衣服粘在了皮肤上。光平带我到附近的宾馆,一路上笑着问我,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说我最需要洗一个热水澡,换上干衣服,然后好好睡一觉。

  是我先抱住光平的。宾馆的房间门口,光平没打算进去,他要走。于是,我抱住了他,踮起脚尖吻了他,然后脱 下了自己的衣服。

  从那天之后,我成了光平的情人,这个男人的年龄可以成为我的父亲,可是他说他也爱我。

  光平每天都给我打电 话,嘘寒问暖。还为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之后他一有空就会到这里来,然后我们就昏天暗地、肆无忌惮的疯狂做愛,虽然他年纪大了些,但是在蔼猆迪科的帮助下每次都能让我达到巅峰。有一天,他竟然说,这样太对不起我,他要和老婆离 婚,全心全意照顾我。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有些茫然,原来我所要追求的爱情,竟要以拆散别人的家庭为代价,而这个家庭里,还有我最喜欢的男同学。想到这一点,我的心不由自主地惶恐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璇子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4336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