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那日,30岁的我和我们家的母鸡站在田埂上,眺望夕阳。
满眼都是18岁的我和一只未破壳的鸡蛋。
我问她,我舅拿了你的卵,你怎么没什么动静?
她说,沉默的多了,开口便成了一种负担。
天边的桃花红一汪一汪地涌上来。
我为那天地间的至美所臣服,她依然昂首挺立地站着。


我们家的这只鸡与别人家的不一样。
她生不了金蛋,也生不了金卵。
不急,你且听我和你说。
我的爸爸是个读过一些书的农民,他的偶像是杜甫。
在秋风萧瑟,秋雨丰沛的夜里,他还在吟诗。
雨滴从屋顶上漏下来,他觉得着屋子寒酸得别致。


在我们家里,只有这只母鸡继承了我爸处之泰然的风骨。
她就这么踱过来,像天边的一朵静美地没有声响的云彩。
杜甫有诗云:暮秋霑物冷,今日过云迟。
我爸叫高暮,我叫高秋,我妹叫高霑,我弟叫高物。
那个晚上,我爸在雨滴敲打锅碗瓢盆的伴奏声中,把这只母鸡命名为高冷。


今天是三月十三日,晴。
黄历上写着:宜祭祀、订盟、会亲友。忌:伐木、作梁。
我爸让我把高冷带去舅舅家溜溜。
我牵着她,俨然有种牵着龙虾闲逛在巴黎的浪漫主义气息。
半路上我解了个手,从茅厕里出来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
高冷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村里偷鸡贼虽多,但都是盗侠,穷人家的鸡是绝对不偷的。
依高冷的性格,我觉得很可能是她自己追求自由去了。
我想不明白,我和高冷那么多年的交情,为什么都不如自由那个字。
后来我才从书里知道,当一个人或一只鸡要寻找自由时,就已经做好了放弃一切的准备。


高冷走后,我们家一度陷入了困窘。
我们受到了三方的压力,一方来自是舅舅的,一方是来自收鸡蛋的人的,还有一方是来自我们自己的。
原来我爸让我带高冷去舅舅家,是要给高冷配只公鸡。
那只公鸡堪称村里的奥古斯丁之鸡。
他高大威猛,生性好斗。
他已垂涎我们家高冷这只处女鸡好久,想和高冷做一生一世一双鸡的夫妻。
因为上次高冷的缺席,奥古斯丁之鸡寝食难安,啼叫不休。
他的叫声里有一种两岸猿声的凄哀,是一道冰锥,在每个黎明迎向太阳,遇热,融化,再变成潺潺的,春水般的忧伤。
舅舅家的生活作息乱了。
高冷走后,家里的其他母鸡生的蛋明显不够用,在我无奈的把所有蛋掏走之后,一只母鸡就罢工了。
我们家的鸡都是有教养的体面的鸡,反抗方式不会像其他家鸡一样一股村妇气。
她在我家桌子上做了一次别开生面的演讲。
她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做了探讨,对中国农村发展情况做了报告,大意就是,老娘幸幸苦苦养你们,你丫当老娘不会数数也就算了,直接拿走一窝当老娘瞎啊?
在结尾,她的愤懑如瓢泼大雨,她说,生而为鸡,我很惭愧。


二十几天后,高冷回来了。
她身后跟着一窝小鸡。
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它决定了舅舅必须作掉那只奥古斯丁之鸡以绝后患,也决定了宇宙的熵的增加。
我忘记了曾经的痛苦,只是觉得她改变了宇宙,改变地隐秘而伟大。
这也决定了她在我心中超然的地位。
她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她说,太阳升起,为爱情出去;太阳落山,为生活回来。


多年之后,我面对女儿出走,我都会想起与高冷对话的这个遥远的下午。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叶鸡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5892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