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2014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将艺术奖颁发给了意大利的玛丽娜·德·托马索(Marina de Tommaso)、米歇尔·萨尔达罗(Michele Sardaro)和保罗·利夫雷亚(Paolo Livrea),因为他们测量了人们观看丑陋的艺术作品,而非美丽的艺术作品时,激光射到手上所感受到的相对疼痛。

疼痛纯粹只是一种感受。这话当然没错,因为告诉我们哪里在疼的,是我们的脑部。2008年8月31,意大利巴里大学神经病学和精神病学系的神经病学家托马索等人,在《意识与认知》(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杂志上发表了他们充满艺术气息的一项研究,宣称观看美丽艺术画作的患者所感受到的疼痛,要比看着白板或者水壶的患者更轻。

在这项研究中,这帮科学家召募了12个男人和12个女人作为受试者,让他们从达·芬奇、毕加索和波提切利等艺术大师的300幅作品中,挑选出他们自己认为最丑陋和最美丽的作品。接下来,科学家要求受试者盯着他们自己认为美丽或者丑陋的作品看,要不然就盯着一面白板发呆。与此同时,科学家会朝他们手上发射短激光脉冲,产生刺痛的感觉。

按照受试者给自己感受到的疼痛打分的结果,观看美丽作品时他们所打的分值,要比观看丑陋画作或者盯着白板发呆时低大约1/3。科学家还能他们脉冲的电活动进行了电极测量,结果也显示,受试者在观看美丽画作时,对疼痛的反应有所减弱。

能够帮助受试者减轻疼痛感的作品,包括梵高的《星夜》和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而毕加索、安东尼奥·比诺(Antonio Bueno)和费尔南多·博特罗(Fernando Botero)等人的作品,往往对疼痛感没有任何缓解作用。

获奖的这些科学家主张,疼痛能够被人们的想法所左右,“包括注意力和情绪”。他们在那篇论文中写道,“观看先前被他们认为是美丽的作品,能够降低他们对疼痛感受的打分”,而脑部扫描也显示,“位于前扣带皮质的P2波的波幅明显受到了抵制”。


他们在论文中强调,“我们的结果提供了证据表明,疼痛能够在大脑皮质的水平,被分散人们注意力的外界刺激的艺术气息所调节。”托马索指出,美丽明显提供了一种丑陋无法提供的、能够让人分心不再专注于疼痛的因素。不过,好在,至少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丑陋的作品会让疼痛感加剧。

归根到底,这项研究能有什么实际用处呢?托马索在接受《新科学家》采访时表示,现在的医院主要是按照功能来设计的,但我们认为,设计医院时应该把艺术美学也考虑在内。

至少,他们的研究提供了如下有用的建议:如果医院确实有意在美化方面花点经费的话,千万不要买毕加索的作品,还是多买点梵高和波提切利的作品吧!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开始想你了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