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发表主题

礼物

看我干嘛 发表在: 心情随笔9-18 04:04 [复制链接]
819 0

写过很多文字,却没有一篇单独为你,因为有太多情绪,所以担心写不好。就像现在这篇,我连标题都取不好,想来想去,还是简单一些为好。


今天中秋节,你给我打电话,问我吃了月饼没有,我说吃了,挺贵一个。你又说,晚上和朋友出去吃顿好的,别吃食堂了。我应声说好。


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忘记,无论是过节,还是我生日,你总是第一个给我来电话,端午问我吃粽子没,中秋问我吃月饼没,生日问我买蛋糕没。很多日子有时候我都会忘记,你却记得清清楚楚。我很惭愧,至今没能为你做些什么。


我放下手机,望着空无一人的宿舍,窗外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走廊的灯还没有亮,放眼望去,只有尽头有些许的光亮,整个二楼安静极了,就像以前失眠,凌晨2点的夜色,漆黑又寂静,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不是你的提醒,我几乎忘记了今天是中秋。


嗯,节日快乐,我亲爱的姐姐。



你比我大5岁。


小时候,爸妈每天忙着农活,妈妈和奶奶的关系不好,经常吵架,所以照顾我的任务就落到你身上。你那么小,背着我从家里走到村头,又从村头回到家里。我不好带,又哭又闹,常常抓你的脖子,扯你的头发,你没办法,给我哼不成调的歌,给我扮鬼脸。


有一次,我哭得厉害,你怎么哄我都没有用,又不知道爸妈在哪里干活,只好将我背去奶奶家里。那阵子,奶奶刚和妈妈吵过架,正在气头上,把我从门口推了出来,我没有站稳,摔倒在地,哭得更凶了,你吓得直哆嗦,背起趴在地上的我,边走边哭。你说,你至今还记得那个场景,你一边叫我别哭,一边自己忍不住流眼泪,在被太阳晒得发烫的黄泥地上,泪水落下,团起一粒粒的灰尘。你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妈妈,你太懂事,怕妈妈又和奶奶吵架。


还有一次,我趁你没注意爬上了家里的梯子,爬到大概2、3米的高度因为脚没踩稳掉了下来,那时候家里刚把早稻收进来,梯子下面刚好堆了小山一样的谷子,我掉在谷子上面,虽然没什么事,却也吓得尖声哭起来。你发现后,也吓得不行,急忙抱起我,拍掉我身上黏起的粒粒谷子,哄了很久,也没有用。于是你偷偷地拿了家里的钱带我去村子的小商店买零食,这样才把我哄住。后来,爸妈知道了这件事,把你狠狠地骂了一顿。


这些都是你之后告诉我的,说实话,我对那个年纪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只是妈妈经常和我说,你是被姐姐带大的,以后要对她好。


我们小时候没有拍过什么照片,更没有相册之类的,妈妈说,你姐小时候长得很漂亮。而我完全没有印象。后来,我在家里的老式柜子里找到了一张你的相片,是在小学照的那种一寸的黑白照,照片有些脏了,周边也开始泛黄,你穿着花领子的白色衬衣,剪着齐耳的短发,对着镜头似乎有些害羞,笑得有些不自然,却是真的好看。现在我依然留着照片,放在我随身携带的钱包里,别人都放女朋友的照片,我没有女朋友,就放了我们一家人的照片。



我读学前班的时候,你已经读5年级。你每天早晨牵着我去学校,下雨了和我撑一把伞,谁欺负我你总是第一个出现,放学了趴在教室的窗户等我。有一次,老师要我们背课文,老师说背出来了才能回家,看着身边的同学一个个走掉,我背不出来,害怕老师不让回家,哭了起来,你趴在窗户上看着我,一个劲地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却记得那一刻你对着我笑。


后来你去乡里上初中,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少了起来,我开始期待周末。家里每周给你5块零花钱,你在学校不舍得花,周末会买了零食带回来。每次回来,我都会先翻你的包,看看你买了什么好吃的,那时候我们最喜欢吃的是5毛钱一包的麻辣,切成丝的豆腐皮子,焦黄焦黄,又香又辣,每次吃完意犹未尽,小指头也要舔个遍。


暑假的时候,你带着我和邻居家的小孩去田里摘草药,长在田埂上的绿色草本植物,我至今也不知道那个草药叫什么名字,能干什么用,能治什么病。我们把草药在池塘里洗干净,铺在家门前的空地里晒,天气很热,每次回来都汗流浃背,一个暑假下来,都晒成了小黑脸。晒干的草药变成黑色,有一股药味,妈妈去赶集的时候卖给小贩,一个暑假也能赚几十块的零用钱。


有时候也去河里摸螺蛳,去水沟里抓鱼,去邻村偷李子。生活虽然很艰辛,但我们没有察觉,所以一直很快乐。


你成绩不好,初中毕业没能考上高中。妈说,那时候家里刚盖了新房,后来你姐毕业要请同学来家里吃饭,家里一分钱都没有,问邻居借了几百,才去镇上买了菜。你也清楚家里的情况,一直坚持说不去读书了,回家帮忙或者跟同村的人去打工。后来,要开学了,你表面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却一直焦躁不安,爸妈不忍心让你出去打工,开学的那天下午,妈妈揣着刚卖掉早稻得来的千把块钱带你去市里的一所职高,同去的还有村里的另一个女生。一路上你没有说一句话,你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就这样,你读了职高,回家的次数更少了。你在学校省吃俭用,穿的衣服是妈妈从集市里淘来的。你后来看自己的毕业照,总会说,真土啊,怎么会穿这么土的衣服。是啊,那时候太穷,你能做的就是尽量节省。


你去市里上学后,我们见得越来越少了,但是每次回来,你依然会给我带零食。总是忘不掉你每次回来,妈妈做很多好吃的菜,一家人围着桌子,厨房20w的白炽灯,投射出一个个昏暗的影子,斑驳的白色墙壁,外面是满天的星辰,很温暖。



我刚上初中,你就要毕业了。


有一天,你回家对爸妈说,你找到工作了,在广州,一个月一千多块钱,包吃住,挺好的。你说你们班一起去面试的就要了几个人,你一脸自豪的样子。我问你,面试问了些什么,你说,就是问为什么想出去工作之类的。我问你怎么答的,你说家里条件不好,有个弟弟成绩很好,将来能上大学,想早点出去赚钱。当时听到你漫不经心地说出这样的话,我将头扭到一边,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


2003年的暑假,我记得很清楚,爸爸帮你提着一包行李,你背着那个背了好几年的书包,穿着妈妈刚买的新衣服,在村头坐上那辆破旧的公共汽车,从窗户探出头来,一直冲我和妈妈招手,妈妈一直不敢看,只是用手不停地抹眼泪。汽车摇摇晃晃,开过的地方扬起大片灰尘,你淹没在灰尘里,之后连汽车也看不见了。


那天夜里,我第一次失眠,晚上躲在被子里哭,爸妈听见了,打开灯,一边抚着我的头,一边安慰我,说你过年就回来了。我听不进去,只是觉得特别难过,我不习惯,不习惯第一次有我爱的人离我那么远。


你偶尔给我写信,叫我认真学习,常在信封里夹10块,20块的零花钱,你说不敢放多了,怕丢,叫我买些吃的,别太省了。


记得过年你回家,我去村头接你,你提着包,脸色苍白,筋疲力尽的样子。你说,你晕车,一直吐。我知道过年买不到硬座,你挤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到家的。你摸摸我的头,说,长高了啊。我有些不好意思,提起你的包往前走。


往后的几年,你都是这样,快过年的时候回家,待大概一周的样子又提包去广州。我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节奏,再也没有哭过。



你在广州的工厂里干了几年,每年都会往家里打钱,因为你,爸妈的负担减轻了很多,别人也总是夸你,说你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


06年我上高二,家人叫你回家工作,不要在外面了。你其实也特别想回家,后来就把工作辞了,在市里找了份工作,虽然钱不多,但离家近了。你几乎每周周末都会提一袋子吃的来学校看我,生日给我买生日蛋糕,也是第一次有人给我买蛋糕。室友因为常常能吃到你带来的吃的,背地里也叫你姐,也会说,有个这样的姐真好。


2007年你带了一个陌生男人来学校看我,男人对我很殷勤,我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你只是在一旁笑,我也突然明白了,这个有点胖的男人是你的男朋友。后来我们去酒店吃了饭,你们把我送到校门口走了。之后的日子,你们两个一起来看我,还是买一大堆吃的,有时也带我出去吃饭买衣服。


男人家里条件不好,有个妹妹在上大学,也没有稳定的工作,身边有人说,你的条件应该找个更好的。还好爸妈不是贪财的人,说,只要你喜欢,就够了,钱以后慢慢赚。我本来想着,如果爸妈不同意,我一定站在你这边,相处这么多年,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他。


大二的时候,你告诉我,等我寒假回家你就结婚了,我高兴了好一阵子,筹备着给你买礼物。家乡的习俗是一定要在村里办喜酒,所以也没去酒店,我记得结婚那天,天正好下大雨,租来的婚纱裙摆弄得脏兮兮的,还有你脸上的妆,可能是因为热闹和下雨,渐渐的有些化了。姐夫捧一把玫瑰花,穿一套黑色的西装,三步并两步地把你抱进汽车里,雨太大,尽管我帮着撑伞,还是淋湿了,我看见你和姐夫一个劲地笑,就像那次我因为背不出课文,你趴在窗户上看着我笑一样。


因为奉子成婚,不久后,你生下了可爱的小外甥,和姐夫一样,是个小胖子。在你成家之后,我因求学和工作离家越来越远,你时常给我电话,教我为人处事的道理,给我讲家里的境况,嘱咐我注意身体。


现在小外甥已经在幼儿园上大班了,小外甥女今年也开始读幼儿园了,你说老天还是很眷顾你,虽然不富裕,一家人还挤在小房子里,但想着父母身体还健康,有个爱你的丈夫,和两个可爱的儿女,想想也挺知足。



亲爱的姐姐,这么多年的照顾,这么多年的辛苦,这么多年的陪伴,这么多年的爱,我无以偿还,这寥寥几千字只当是我送你的礼物,愿你能再幸福一些,再快乐一些。

(转有意思吧)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看我干嘛

570
积分

160
主题

137
回帖

0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6389人签到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