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一面之缘的缘(三)

你是谁噢 发表在: 热点头条9-17 06:15 [复制链接]
1327 1

有一回,小梁拆开信封后,掉出一片落叶和一张照片。拿着照片,小梁的心突突地跳,没来由地紧张。照片上的程穿着学士服,在阳光下安静地笑,眼睛像弯弯的月牙,好看极了。信的内容像往常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程说暑假之后她的收信地址就要变成北方的T市了,落叶是在宿舍楼前捡的,她疑惑满眼葱翠的盛夏怎么会有落叶?为什么分别要安排在这么美丽的季节,外面阳光灿烂心里却好像下起了大雨。每个人都微笑着说再见好像毕业只是大家合谋演的一场戏,穿戏服说着言不由衷的台词,等人生这个导演喊一声“卡”,脱下戏服生活就又回归常态,她还可以回到教室听老师讲课,同学就在身边,离别好像永远不会到来。

程的离别愁绪感染了小梁,他捏着照片想,如果有一天他们失去联系,也不过是这茫茫人海里无比寻常的两个,仿佛从来没有相遇过,也无需告别。他要认真记住她的样子,哪怕日后终究会忘记。

出于礼貌,小梁在回信里也塞了张自己的照片。他的字写得越来越好,报了培训班学习,认真读程推荐的书,心态更积极笑容也多了;工作上开始接触真正的业务,越来越忙需要频繁出差。程的研究生生活也缤纷多彩,他们还写着信,却渐渐没那么频繁。以前小梁会算着日子等程的信,可现在常常是他出差回来,才看见办公桌上静静地躺着一封信,仿佛等了很久很久。迫不及待拆开来看,隔着南北,他又能知晓她的生活。

后来,单位来了新同事,是个美丽的姑娘,小伙子们都围着她爱慕着她,但她却一见钟情了小梁。小梁不讨厌姑娘,也没有动心的感觉。他忽然想到程,想到等程的信时,那种慢悠悠又急切切,仿佛被什么牵挂着却又柔柔软软的感觉。

是一瞬间,他明白,自己是喜欢程的,不着痕迹地分散在每一封信里。人是奇怪的生物,素日里浑然不觉,当另一个人出现才分辨出感情的不同。

再后来,社里安排他去参加书会,那年书会正好在T市。小梁给程写信时提了一下要去T市参加书会的事以及可能住的宾馆地址,他很想问她,我们要不要见一面?又怕是自己单方面唐突,于是草草收尾作罢。

写了那么多信都没说过要见面,况且见了面要说什么呢?说自己喜欢她吗?她会怎么看自己呢,她是名牌大学的研究生,自己只是一个小业务员……心烦意乱中他把信寄了出去。他第一次发现自己仍然是那个自卑的小梁,在程面前他那么理所当然地自卑着,哪怕他已经能在客户面前淡定自如,口若悬河,八面玲珑。

书会那天布置完展台,小梁一个人走在傍晚陌生的城市街道,那是他头一回在北方出差,他抬头望着天空,觉得那么高远那么辽阔,仿佛世界都变大了一些。想到程就在这座城市里,他开始有点懊恼,懊恼自己没勇气约程见一面。他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晃荡,天真地想,程会不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回到宾馆时已经很晚。经理看到小梁连忙说,“你可算回来了,有个姑娘找你,等了你好半天,临走时留了电话,说让你回来给她打。诺,这是电话号码。”

一看那笔迹就知道是程,他赶紧拿经理的电话拨了过去,忘记说了什么内容,只记得挂了电话后手心的汗沁得电话都滑了,脸上烧得慌,耳边还有程清脆的声音,“那明天见,拜拜。”

他们约在离程学校不远T市有名的饭店。去之前小梁非常紧张,带去的衣服统统换了一遍,最后又默默地穿回了当天的衣服。他本以为自己会紧张得不敢看程的眼睛,可是,当他在吵杂的人群里看到程时,慌乱的心瞬间就平静了,那个在信纸上虚幻的人从信里走出来,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他们平常得像老朋友见面,一边吃一边聊,聊到开心的地方也哈哈大笑。只有一幕,程转过身跟服务员要湿巾,他看到她领口处洁白的脖子和纤细的锁骨,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白瓷茶杯上,他莫名地笑了,想起当初误以为那么刚劲有力的字出自汉子之手,而现在,这么瘦弱恬静的姑娘就坐在他身边。

饭毕,小梁送她回学校。那晚夜空上没有星星,一路只有昏暗的灯光,他给她讲笑话,一个接一个。程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脸红扑扑的,她走在前面,微微仰起头,清风吹起她的发丝,瘦小的身影在路灯下拉长。小梁莫名地想牵起她的手,陪她走到天亮,看日出东方,对她说早安姑娘。

把程送到宿舍楼下,她站在台阶上,挥手说再见,自然得好像明天他们真的又能再见。校园里的月季花大朵大朵地开着,分外妖娆,他忽然想起一句诗:问后约,空指蔷薇。

书会结束后小梁就回去了,他越来越忙越来越频繁地出差,程的信总是寄到很久他才看见,然后写回信。也曾在信里留下各自的电话,但两人仿佛有默契似的,谁也没打给对方过。信越来越短,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小梁有次出长差,回到单位,办公桌上空空如也。他失落之余有种预感,程再也不会写信来了。

果然。

讲到这里,老梁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耐不住性子,问:然后呢?

“没有然后,我们只有一面之缘。”老梁说。

“啊?!”我惋惜道:“她不写信来,你可以写信去啊,而且你不是有她电话吗?”

“起初想打的,可是没想好说什么。时间一长就越发没有勇气打了,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说什么都像一种打扰。”

“信呢,你还留着吗?”隔了一会儿,我又追问。

“单位搬家的时候弄丢了,还有她给我的那张照片。都丢了。”老梁抬眉摊手。“都说年轻时爱一个人,撕心裂肺奋不顾身,我却从来没那种感觉,喜欢她也只是远远地看着,觉得自己配不上,不能造次。后来遇过很多人,大多数只记得一阵子,可我还记得她,虽然我们只有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也是缘分,我们的人生早就是这样写好的,包括开始相遇的部分,也包括后来失去联系的那部分。和他人之间聚散离合的关系,是由我们自己决定的。你们没有结果,是因为冥冥中你觉得这就是你们的结局,所以整个过程里你没有任何努力。说我喜欢你很难吗?克服自卑很难吗?不难啊,你选择了逃避,就拒绝了和她有结果的那种人生可能性。”

老梁不看我,说:“青春少男心你不懂……年轻时候,男人的自卑会给他的人生带来无法弥补的遗憾,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会愈发体会到这个道理。可是,谁的青春不是这样走过的呢?”

听中年老梁说少男心,我忍不住要笑场,拍拍他的肩头,说:“梁童鞋,长得好看的人才有青春,好吗!”语毕,老梁又作势要来打我。

我飞也似的逃回自己工位。

窗外的天空惨白惨白,仿佛被老梁的故事弄抑郁了,北方秋季的天空果真又高又远,仿佛要不停不停地高出外太空去。我在想,世上会不会有另一个时空的世界,那里储存着所有人写过又遗失的信,它们按收信人的姓名整齐摆放。像是在等待谁来翻阅,又仿佛被永久地忘记。

这不是一个好的爱情故事,也许根本都算不上爱情。生命里很多人和事都稍纵即逝,那些能一直盘旋心底久久不散的,才是意义。可我们都不知道这一秒,下一秒,谁会是谁的意义,此生难忘记。


只看楼主

1条回复

沙发 你是谁噢   楼主| 铁粉榜眼   | 发表于 2014-9-17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你是谁噢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32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