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关于旅行(二)

皮他锅 发表在: 热点头条9-17 06:06 [复制链接]
823 1

那是一片地处海拔3千5至4千加的林子,8月中下旬的日子里,你需要穿上薄棉服和打底裤来抵抗它的温度。我和同伴徒步8公路左右的山路进入卓龙沟地区,山路上是密密麻麻的经幡和一排排整齐的白色佛塔。到了接近树葬的一处小空地旁有几所看起来像寺庙的屋子,应该就是王老先生说的守灵之所。我们沿着大约不足30公分的林间小道进入了树葬区域。传说只有夭折的小孩才可能享受树葬,让他们纯粹又弱小的灵与自然里的古树一起成长帮他们再次进入轮回,助他们来世强大……树葬区域的地表潮湿、阴冷,古树挺拔、高耸、遮天蔽日。树葬附近的经幡数量和密度远远超出我在其他地区所看到的景象。那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经幡更烘托了这片区域的诡异和阴森……
穿行在原始森林里,你总会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使。地上长满了鲜艳的植被和菌类,翻开植被叶片的背面或者翻开一块石头,总是能看到种种惊慌失措的小虫各路逃窜然后迅速地躲到别的植被或者石缝下面。在一些正在枯烂的树根处生长着数不清的藓类和小蘑菇,有时候动作大了会惊扰到几只山林鸟不爽地尖叫着飞离原来的枝丫。
树荫下庇护着你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野果,它们如此鲜亮,诱人。它明艳的色彩不断地挑逗着你的视觉和味觉,让你禁不住想将它摘下。不过,我是头老驴,我比较惜命~~~不过我的同伴就没这么谨慎了。在我们一路上山进林的途中生长着一种很漂亮的就像翡翠一样碧绿的植物。独株独果,唯一的一株茎上半腰处挂着唯一的一颗果实,倒锥形。粒粒翠绿、通透,不过不足月的婴儿拳头大小。然后那大胆的娃就一嘴咬了下去,然后……然后……满脸的痛苦,狂吐口水,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嘴唇青紫,肿胀。足足10分钟的停息时间之后他才开始讲话。据他所讲,他只咬下来不足半粒小指甲盖儿的大小,但那株植物的质感和味道让他下意识地马上吐了出来,但还是晚了,汁液已经进入口腔。有一种面部被重力又快速地打了一圈,舌头僵直、木麻、刺痛,这种感觉从口腔一直到咽喉。一天后口腔内膜和舌尖开始溃烂、发炎,一直到几天后我和这位伙伴分离,那种刺痛感依然没有离去……我在返途的过程中,特意又采了一株这种植物下山。回到市里,当那枚中毒的同伴将这株毒草那在手里的时候,远远就有一些老藏民指着同伴手上的那诸草喊:毒!毒!!毒啊!!!快扔了!!!后来听一位老藏医说:会用的人,用它制麻醉剂,但不能沾血,沾血毙命!也拿它来制药,治疗风湿一类的疾症。说是那一株果实就能让一教室的人死去……我那苦逼的同伴又是如此的幸运……
当我们穿过树葬地区,继续上行的时候,发现了一条河,河水乍凉、通透,可以直接饮用,是峰顶消融的雪水和山涧的泉水。我们穿过河水上的浮木进入林子更深的地界,高耸的古树开始稀少,取而代之的是长及腰身的植被和丛林,有时我们能看到一棵枯死但依旧屹立不倒的粗壮树干上长着稀有的灵芝,我激动不已地采下来一片作为纪念。最后,当我们拨开丛林繁茂的树叶,开阔的冰川和大片的裸岩进入我们的视野,远处的峰顶处挂着一条条瀑布,在山风的作用下,化作了阵阵的水雾。不过我们却心痛了起来,我们走在本该有冰川覆盖但已干涸的冰床上,冰川已经消融成只剩下峰顶那一小块部分,没有冰雪又没有植被覆盖的冰床就那么赤条条地裸露着,而最终那些碎石会夹杂着雨水和泥土成为灾祸殃及山下的公路、家畜和人民……而前来看到这一情景的我们又是如此的卑微和无能为力。

还好这次野徒并未受伤,只是被毒虫咬了两口,痛痒了几天也就没事了,下山的时候,我们还采了一些野生菌类大餐了一顿甚是幸福。

我们下期再会~~~
只看楼主

1条回复

沙发 你是谁噢  铁粉榜眼   | 发表于 2014-9-17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皮他锅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5045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