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青春,无处安放

看我干嘛 发表在: 热点头条9-17 06:04 [复制链接]
1272 1

伤已好得差不多,我还是那个四肢健全、五官端正的少年。又逢周六,我睡得很死,直到电话把我吵醒。


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变得很幼稚,像是甜甜软软的童音。我没有听出来,我傻乎乎地问:“你谁啊?”只差没说你打错了吧。平时我不想给人开门的时候就吼“你敲错门了吧”。我不喜欢讲电话,我认为那是对时间、人力、物力和财力各种资源的综合浪费,所以除非有事,很少有人会打电话给我。


“哥,是我,小雪。”于是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忘记小雪已经很久了。小雪是安家的人,整个安家我唯一当亲人的人,我恨安家,正如我恨包涵。


“怎么现在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我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你,QQ 又不上,给你留言又不回,还是前几天打电话回家大伯告诉我你的电话的。”


我这才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上网了,偶尔上QQ都是隐身,更不可能去管留言之类的东西。我换的电话号码家里人只有父亲知道,其他高中同学也很少联系,我不喜欢主动联系别人。


“哥,你还好吗?怎么一直不和我们联系?”小雪很温柔地问。但是……我们?我们又是谁?


“我很好,小雪你在哪?


“北师大,真不关心你妹。”小雪笑。其实我是知道的,小雪的理想一直是做个老师。为人师表、和蔼可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还在玩泥巴的时候小雪就说她长到了要当老师,她会是个好老师的。


“还好吗?”


“我很好。”小雪沉默一下,说,“你给我的感觉很消沉。”


“对,我现在走路都低着头,据说这种人缺乏朝气。”


“高考失利你一定很难过吧?”


我笑:“也没什么。”我原想上武大的。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体会,我深知大学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校园大点,调情的地方多点,人数多点,选择调情的对象多点。


“对咯,听说包涵也在你们学校,你有没有遇见他。”


我看着窗外:“没有。”最近上课都是晚出早归,绕道而走,不然就是和向宇他们同出同进。远远在2食堂外见到过包涵一次,我看见他端着盘子插队,嚣张得仿佛食堂是他家开的。我当时立刻拉着向宇掉头走了,以后再不去2食堂,也不去4食堂,6食堂,所有偶数号食堂我都不去,我去1、3、5食堂,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不知道小雪怎么挂断的电话,我听着话筒里“嘟嘟”的声音发呆。向宇也被吵醒了,眯着眼睛问:“谁啊,你初恋情人吗?”


我随口答了句:“她,她哪有功夫,现在正进行着昏天黑地的补习生活,即使打,也是打给……”我没继续说下去,我讨厌说出那个名字。我为艾兰抱不平,为什么会喜欢那个烂人,我想不通艾兰高考会考得一塌糊涂,她可是最好的苗子,班主任恨不得捧在手上的心头肉,一中的骄傲。有同学说她是伤心过度,导致食不下咽,导致体虚贫血。我恨得牙痒痒,为这事小雪找过她的追求者暗地里把包涵狠狠揍了一顿,那之后两个星期包涵身上被衣服遮掩住的地方偶尔一不小心都会透出青紫的痕迹。当时看得我特解气。


电话再次响起。


“小雪,怎么突然挂了?”


“是我,陈莹颖。”声音明显有磁性许多,陈莹颖人长得娇,声音却不娇,像是电台播音员,听起来就让人觉得舒服。无奈学校广播站的那几个嗲妹每天早上七点起来播新闻,搞得很多人小便不畅,怎么陈莹颖这么好的苗子就没人挖掘。


和陈莹颖逐渐混熟多亏了文若,他们是老乡,文若在开老乡会的时候得知陈莹颖是91年的,因为我也是,文若把我介绍给她,作为稀有的90后,我们很快就惺惺相惜起来。我们通过短信交流一直不错,翻翻信箱差不多都是她的短信。我一向不善言辞,对女同学也不上心,情有独钟只为等着艾兰某天幡然悔悟然后回心转意。因为缺乏与女生交流的经验,所以有时候和女生讲话难免会脸红。但是客观说来,我还是蛮会瞎掰的,如果不看着对方的眼睛,也可以把她直接当男的聊,这让我深深体会短信交流的好处。


之前的某个周末和陈莹颖去百灵公园玩,同行的还有文若、萧飒。萧飒是陈莹颖的室友,也是我们班的班长。班干竞选时江尚被萧飒比下去没当上班长,关兴说萧飒胸大无脑肯定被董爱国潜规则了,当然他是胡说,在我看来萧飒还是比较有能力,之后班上挂满的荣誉证明我是对的。


因为和萧飒同游,向宇一直鄙视我,“萧飒胸大腿粗腰肥,但心眼却很小,最好出什么意外回不来”。


关兴说:“能有什么意外,首先劫财她不见得财大,劫色应该不会有男的看得上她,车祸的话以她结实的身板就算卡车从身上碾过也会无恙。”


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蛮欣赏萧飒的,说话有震慑力,英语口语好,有组织能力、协调能力、统筹能力。其实她也不算是胖,一米六七的身高配那样的膘顶多能说是有点臃肿,搁在唐朝说不定还是位美女。况且我无心无视身边的庞然大物,偶尔与陈莹颖对视,莞尔一笑,或是寄情于山水,那次玩得甚欢。


“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有空吗,董老师让我给他打08级新生信息表,我打字慢,想请你帮忙。”


董爱国可真会挑,怎么不叫他得力的萧飒。我想陈莹颖太看得起我了,为什么我打字就快。如果是关兴,我想此刻早已飞到陈莹颖楼下。但是我,心中只有艾兰,除却巫山不是云,在美女和美梦之间,我宁可选择后者。后来我还是去了,拒绝这样的女生我怕引起寝室的群起而攻之,况且为爱国大人办事也可以在哪天落在他手里的时候让他手下留情,尽管他一向心狠手辣。


08级有300多个学生,这意味着我们要把300多张信息表,包括姓名、性别、民族、籍贯、家庭住址等一系列信息都做成Excel文档。我被陈莹颖骗了,她打字没我想象中的那么慢,她刚登上QQ头像狂闪不停,她回复也利索。我想抱怨却又怨不起来,她的笑容让人生不起气,在很久以后我差点和她反目成仇的时候我也这样认为。


董爱国有事先走了,留我们在他的办公室,孤男寡女却不是干柴烈火。我的火早被艾兰的冷水浇灭,因为艾兰,我的心早已遁入空门。尽管眼前这位是人间尤物,神界天仙,冥界……暂时还不知道她在冥界会是什么,我想冥界不敢收容她,这样的容貌会乱了地府,然后关门大吉以致冤魂无寄处。不对,怎么感觉想法这么幼稚,三界六道都整出来了,难怪人家说与美女共处会让人智商变低。


于是,我赶紧拉回离轨的思绪,重新作一番理性的思考。陈莹颖这样的美女最适合读大学,大学有她不会关门,大学多有几个她会生意红火,人们会头破血流不择手段的挤进来,那些官员也会更加关心国家教育事业多次视察,然后顺便猎几只艳。当然,官员们早已经这样做,晚上豪华轿车都是停在名牌大学门口,专挑艺术院校的女生。这些女生长得漂亮且演技好,懂得怎么取悦他们,女大学生比起那些“专业的女人”,官员们是放心的,不会担心会染上什么见不得人的病。另外,官员逛学院也比逛妓院更加冠冕堂皇,明目张胆,不必担心老婆的眼线和媒体的跟踪,因为他们有关心国家未来、培养国家栋梁的大旗。

工作继续进行,陈莹颖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后,还是退了QQ,然后在一旁念,我打字。因为大家穿的都是短袖,偶尔有肌肤的碰触。她的皮肤很滑,凉凉的,这让我想起了“冰肌玉骨”这个词语。我以为该词只是那些青楼逛多了的词人哄骗那些女人的花言巧语,想不到真有这样的人。我马上停止我的联想,我怕继续下去会做出什么后果严重的事,如果是关兴已经做出了。我打字打得手酸腰酸脖子酸,差不多八点半才结束,不过我终于证实我最初的想法是对的,陈莹颖是08级最漂亮的女生,因为每张信息表都附有一张一寸免冠近照。都说审美要有一定的距离,可陈莹颖那么近还是美丽不打折。


晚饭是董爱国打包带上来的,我认定他想对陈莹颖献殷勤,饭菜分成两份,原因是陈莹颖不吃辣,她那份明显比我的丰盛,但陈莹颖却吃得很少。我想,谁说女子难养了,孔夫子遇见的女子怕都是像萧飒那种能吃掉一头大象的,陈莹颖就很好养嘛。这又让我想到林黛玉,她也吃得很少,不过是个药罐子,我们这种贫困子弟沾上她会变得更穷,砸锅卖铁完了还得把家徒四壁的那四壁砸了卖砖。还好陈莹颖不是那种“行动处如扶风摆柳”的女子,什么叫还好,她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我有点搞不懂自己在想些什么。陈莹颖吃得很少,所以把她的菜分了许多给我,这让董爱国很不舒服,我偷笑,差点没喷饭。


吃完饭我口是心非但又不得不彬彬有礼地向董爱国道别,他没理我而是笑得很淫荡地对陈莹颖说谢谢。我和陈莹颖离开董爱国的办公室后,她问我要不要逛一下校园。有道是盛情难却,我连忙说好,说实话每天像防贼一样防着包涵,我还真没认真逛过G大的校园。况且逛校园这种运动都是那些情侣才做的,逛累了顺便找个黑灯瞎火的角落做点活塞运动也是挺好的。


我和陈莹颖走在校园里,虽然灯光很暗还是感觉出来周围男生向我投来的眼光里满是嫉妒。女生则是愤愤不满,可能她们在想我这种货色也能配得上这样的女朋友。我乐,其实美女相伴还是蛮让人长志气的,为什么她不是艾兰?艾兰啊,你现在在干什么,我在想你的时候你是否也在想着他。


“咱们去溜冰吧。”陈莹颖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这才意识到我们已经走到了溜冰场,我想起事情来比文若看书都还要专注。


“我请你溜冰,感谢你今天帮我。”陈莹颖拉我去换冰鞋,她的手很凉,正如她的声音很好听。换好鞋后她才说她不会溜冰,我晕,她怎么就那么肯定我会。还好我真会,是艾兰教我的,那时她还不是包涵的女朋友。


我拉起陈莹颖的手,我说:“我也不是很熟练,摔了我可不负责。”


她说:“我把我交给你,我相信你。” 这话倒像是在和我私定终身。我笑,然后恼,类似的话好像艾兰也对我说过,“你把你的手交给我,就要相信我”。


我拉着陈莹颖的手小心翼翼地走着,想不到滑旱冰也是如履薄冰。我陶醉了,她真的很美,微弱的灯光映照下艳若霜雪,手凉凉的。我和陈莹颖两手相牵、四目相对,为什么她不是艾兰?为什么艾兰不喜欢我?为什么上天对我这么不公平要让包涵来捉弄我,包涵没插足以前,我和艾兰之间是那般的美好诗意,我为她填词写诗,那年我写《虞美人•遇兰》:


风清云淡暖阳耀,心绪闲悠好。佳人浅笑靥含醴,胜却彩蝶翩舞柳依依。
失魂落魄心难定,飞絮逐花影。恍如前世早相知,踏遍万千山水又重识。


可包涵插足以后,我的诗词再也找不出一个暖色的词,于是我填《十六字令•心事》:


愁,摊破黑云怎会休。梦成幻,颓废不回头;
伤,酒入愁肠瞬转凉。夜难寐,残月坠寒江;
哀,风卷残花雨打台。人无用,痴傻遣衷怀;
忧,枕碎惆嬲月似钩。凉初透,为你上孤舟!


我痛恨生活让我经历这么多,我应该有同龄人的生活,有母亲做好饭,玩脏了母亲给我洗手,然后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饭;爷爷奶奶很疼我,会背着父母给我钱买我喜欢的玩具,有哥哥姐姐让着我,把好吃的都给我,可是这些我都没有,我没有童年的快乐没有家庭的温暖,连我唯一喜欢的人喜欢的都是我的死对头。


我的思绪再次被打断,我和陈莹颖摔了一跤,她被压在底下,我激灵马上起身,给她检查伤情。还好只是皮外伤,还好只是虚惊一场,我应该好久都没有这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了。扶她起来后,我赶紧把她拉去换鞋处。她说她不会解冰鞋的鞋带,我帮她,在我蹲下去和她弯腰的时候……我想毁了我的眼睛,虽然我不算正人君子,却绝对不会对我心中有敬意的人有丝毫的歪思邪想,对艾兰一直是这样,我甚至觉得碰她们的手都是冒犯。只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也万万不能原谅自己的是,我居然在梦里梦见她,我鄙视我的邪恶,在之后的几个星期都不敢正眼看她。


我试图说服我自己,我并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只是压抑太久了。弗洛伊德告诉我们,压抑会带来可怕的后果。很多人白天戴着文雅的面具寄生于各种场合,午夜则需要换上了另一副面孔,上面涂抹的都是最新鲜的欲望。原始的冲动并不是爱情来临的号角。身体是生理学,爱情是社会学,规律与规律冲撞,原则与原则对抗,那是正常的原始本能,只是那么生理,那么常规,那么不打招呼地到来了。但它不一定是爱情,于我,一定不是爱情。在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烈的今天,寻爱,实在是件很辛苦的事情,要确实找到一份爱,需要考虑、比较、测试、揣摩,动用所有的感性与理性力量。为得到爱情,你得“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得内外兼修,得符合“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机器用”的理想,还得忍受等待、嫉妒、猜疑的折磨。我知道我犯不着自讨苦吃,能每天抽点时间想想艾兰,回忆一下我们遗失的美好,也就够了。


只看楼主

1条回复

沙发 你是谁噢  铁粉榜眼   | 发表于 2014-9-17 18:2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无处安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看我干嘛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9691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