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一个人在夜里

看我干嘛 发表在: 心情随笔9-17 06:03 [复制链接]
1744 1

一个人在夜里,走在路灯下,星光散去,月色悄然。走在阒无一人的路上,开始胡思乱想。

想起小学五年级的夜里,我一个人走到坟地里去,只为了证明世上有没有鬼,结果自然是失望而返;某个月光如水的夏夜,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个人走到涡河边上,眺望对岸随风起伏的麦浪;在海南的时候,夜里坐在熏风阵阵的海边,直到天色微明,海上升起浅红色的霞光。

想起我的老乡曹操,他一个人仓皇逃出洛阳,因为刺杀董卓失败而遭到通缉,狼狈不堪地躲避追捕;夜里的郊外野草丛生,藤蔓绊着人脚。曹孟德一个人坐在荒草堆里,望着远处明灭的星光,开始幻想自己的人生;这情景正如错杀吕伯奢之后的仓皇夜晚,赤壁之败后华容道上狼狈不堪的夜晚,官渡之战前辗转反侧的夜晚,乌桓之征后策马扬鞭的夜晚——天色微明时东临碣石以观沧海。试问那个被陈宫台抓进县牢的曹阿蛮,胆敢想象这无数个夜不能寐的晚上?

也许苏轼能够想到——他是这样一个智者,聪慧不堕俗流,却如此不识时务。司马光主政的时候,他支持改革,于是被排挤;王安石当政的时候,他反对变法,于是被贬斥;等到保守派复辟的时候,苏轼被人启用,却又不识时务地反对复辟。于是,东坡先生一生颠沛流离。他坐在海南岛的夜晚,蚊子像蜻蜓一样飞来飞去,他端了一把蒲扇,回忆起大江东去的赤壁怀古,回忆起黄冈东坡的红烧肉,回忆起明月夜短松岗的亡妻,不知道会不会后悔曾经的文采风流,误了一生。

但是王安石应该不会后悔。他告老还乡,却没有回江西老家,隐居在扬子江畔的钟山之麓。半山安然如石,他得空去探望老朋友,也不再打听朝廷里的事情。该做的也做了,能做的都做了;位极人臣,皇帝对他言听计从;以一人之力,举国面目一新;虽然最后功败垂成,也只能无力回天。一个人的夜里,坐在钟山脚下的茅屋前,望着远处的流云,杳然的钟声悠悠传来,也许一向严肃的王安石会趁着夜深人静老泪纵横。

龚自珍却哭不出来,一生满腔抱负无处施展;文名满天下,却无立足之地;跻身京师,却又被排挤出逃。一个人来到金陵近郊的丹阳,借宿于道观之中。悲歌无人听,舞剑徒自娱。虽是繁星点点的夜空,他却渴望惊雷一生震醒天下,振聋发聩。

这种感觉和吸着烟卷的鲁迅一样。鲁迅一个人从晚上的电影院回家,路灯昏黄,树影横斜。整个世界沉睡了,他却独自醒着。他还要回家写些笔力迥健的小杂文,就像投块石头砸进死水里,即使费尽心力,也没有什么波澜。大家都在过自己的生活。就像半夜里,鲁迅也会听到海婴醒了闹着要喝水,许广平就会起来哄着孩子继续睡去。那拍打哼唱的声音如此真实却又显得如此遥远。

郁达夫一个人在南洋的孤岛上数星星的时候,却没有人在身边。他自己来到海浪声声的沙滩,蹲在一块大石头上,眼望着北方。郁达夫想起年轻时候在日本的夜里,他一个人在异乡的夜里读书,远处工厂的汽笛声响起,天色微明。他哄着孩子睡去的时候,跟妻子母亲一起住在上海郊区的闸北。即使日子很艰苦,却很温暖。现在他一个人流落他乡的时候,却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王小波在云南插队的时候,也没人知道他是谁。或者,像他的故事里写的那样,大家只是叫他王二。王二写着奇怪的绿毛水怪,他读出“从一个月亮到另一个月亮”的时候,一定有一个女知青为他感动,只是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叫陈清扬,只是——这样的夜里,肯定算不上什么黄金时代。

不久之后某个六月的凌晨,中国最大的广场正在清除残迹,一切好像从未发生,就像历史书上写的那样。只是很多年轻人弃乡离国,或者砸碎了理想,开始下海骗人换酒喝,还有人不屈不挠,依然在默默无闻作惊天动地的事。就像二十年后的今天一样,只有一部《颐和园》这样的禁片,怀念着当年昆明湖畔的夏雨荷。

也许一切都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轻。当托马斯在捷克乡村与特蕾莎相拥起舞的时候,哈维尔正因为签署抗议文件身陷囹圄;当奥威尔用猪统治马的故事构建动物庄园时,古拉格群岛上的人们正在提前体验1984。他们的夜晚,在同一片星空之下,却有着不一样的月光。

此时在南美洲,加西亚·马尔克斯就像一个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一个人坐在氤氲的雨林之下,回忆起霍乱时期的爱情,那时候有一桩事先张扬的谋杀案,引起了超越爱情的永恒之死;他的老伴不愿意听他讲这些陈年往事,他只有自己的百年孤独。

我抬头看看璀璨的星空,继续朝前走去,灯光越来越远,星光细碎,天际却仿佛有一丝光亮。也许是天色微明,我的路更清楚了。


只看楼主

1条回复

沙发 你是谁噢  铁粉榜眼   | 发表于 2014-9-17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支持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看我干嘛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9691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