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TCL动态
TCL最新最快的官方信息集散地

       近日,TCL创始人李东生在2019年IFA展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是TCL成长第38年,TCL拥有PCT专利、发明专利每年都在上升。过去5年TCL专利申请量以及获得专利授权的数量,TCL前30多年总和的若干倍。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整个中国企业成长的轨迹。推动中国企业成长最重要的动力,就是技术的创新能力。”李东生表示,中国企业在未来全球产业格局当中,要有更大的话语权,更强的竞争力,关键还是要继续提高自身的能力。特别是技术开发和创新的能力。现在在大部分实业领域的竞争中,技术是主要的驱动力,要想在这个市场上立得住,在竞争中能够超越对手,最重要的是你要在技术领域上能够实现超越。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TCL的彩电产品销量2860万台,全球排第二位, 2018年海外产品销售收入占总产品销售收入50%,海外业务已经成为TCL成长最大的动力。


以下是李东生接受媒体专访实录(《深网》整理):

媒体:TCL海外战略是否有明显的阶段性特征?您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不同阶段相应的特点和背后总体的战略,以及最后的考量。


李东生:TCL是中国企业当中全球化程度最高的企业之一,经过20年的耕耘,TCL全球化业务架构已经基本形成。我们在全球有二十几个研发中心,有将近十个制造基地,在8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销售机构。现在正在进一步完善我们的布局。


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我们是实现业务的国际化,到整个产业供应链的全球化。2004年的跨国并购大大增强了我们这方面的发展动力。


从结果来看,我们在今天回看我们并购后的这15年,TCL在产品销售收入结构上,2018年海外产品销售收入大概占总的产品销售收入50%。今年上半年,我们海外产品销售收入增长也是超过了国内销售收入增长。海外业务已经成为TCL成长最大的动力。


媒体:您此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从长远的全球化战略来讲,TCL会逐渐转向TCL品牌,这个转向需要有一个过程,目前来看,这个转向进行得如何,是否可以说TCL的全球战略已经升级到全球化品牌输出的阶段?


李东生:我们全球化战略的基础是我们要推自己的品牌,要建立自己的营销网络,建立我们自己的产业链体系,这个是坚定不移的。可能之前谈到这个问题,我们通过并购取得了一些国外的品牌,在我们整个全球化业务推进当中,这些并购回来的品牌,在相当一段时间会继续发挥它的作用,因为当地的消费者对当地的品牌可能认同度会更高。


但从一个长远的发展战略来看,TCL要从一个中国企业成为一个真正的全球化企业,我们希望聚焦产品业务在TCL品牌的形象。这个过程一直在推进,事实上现在TCL品牌产品销售已经在全球品牌销售当中占到了百分之六十几,我相信再有若干年的话,TCL品牌的业务将会逐步取代原有的其他并购品牌的市场份额。


媒体:今年是建国70周年,您怎么评价中国崛起的这些跨国企业在全球的影响力,以及他们未来的走向?


李东生:在过去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中国快速发展,中国在全球的崛起是全方位的。首先体现在经济上,我们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我们经济成长速度在主要经济体当中依然名列前茅。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家力量的增强,也支持更多的中国企业成为有竞争力的全球化企业,我相信这个过程未来还会持续。所以在中国有优势的产业领域,我们逐步在赶超全球的领先企业,或者我们自己已经成为全球领先的企业之一。这个过程,未来还会持续,这是任何力量阻挡不住的。


中国企业在未来全球产业格局当中,要有更大的话语权,更强的竞争力,关键还是要继续提高自身的能力。特别是技术开发和创新的能力。现在在大部分实业领域的竞争中,技术是主要的驱动力,要想在这个市场上立得住,在竞争中能够超越对手,最重要的是你要在技术领域上能够实现超越。


TCL也在侧面反映这样的一个趋势,今年是TCL成长的第38年。其实我们前20多年的技术积累是不多的,TCL拥有的PCT专利、发明专利每年都在上升。过去5年我们专利申请量以及获得专利授权的数量是我们前30多年总和的若干倍。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整个中国企业成长的轨迹。推动中国企业成长最重要的动力,就是技术的创新能力。


媒体:华星在出海,生产和销售上面的情况是怎样的?


李东生:华星生产的半导体器件是一个中间产品,它主要是卖给电视机厂商或者显示厂商,由他们做成成品再面向全球销售。据我们的统计,华星的显示屏大概有超过一半是销至海外的。以这个比例来看,华星产品实际上的海外销量比国内销量更大。这也得益于大的国家发展背景——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显示生产国。全球显示器生产又集中在三个国家地区,中国、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


媒体:TCL在欧洲除了行业间的竞争,跟德国企业或者欧洲企业有什么样的合作,这种合作会给消费者带来什么样的效果?


李东生:当然是有合作的。我们在欧洲不只是卖产品,我们在华沙附近有一个波兰工厂,这个工厂是生产我们输入到欧洲地区,主要是欧盟地区的产品,这个工厂在过去几年,规模逐步增大,如今已经是当地主要城市里面最大的外资工厂。同时,我们去年在华沙建立了人工智能研发中心。这个研发中心已经初具规模,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的开发工作,已经取得一些积极的进展。


为什么这个研发中心,我们要在波兰建立呢?因为东欧的高端数学人才比较多,人工智能核心基础技术能力,也就是大数据技术方面的人才比较多。所以大家看到,这次我们人工智能技术的展示,其中有一些技术就是来自我们设在华沙的人工智能欧洲开发中心研发的。


同时,我们在法国巴黎有5G研发中心,在德国,我们和德国电讯有很好的合作,所以我们全球化业务和出口业务、国际销售业务最大的不一样就是我们要根据当地市场的情况,把我们业务的根能够扎下来。


媒体:现在全球整个面板行业处于一个低谷形势,也有国内别的面板企业预测明年中期会有好转,您怎么看?


李东生:现在预测面板什么时候好转,没必要,因为这个市场是动态的。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变量,从供给端来讲,现在行业低毛利,有相当一部分企业亏损,这是一个现实。这种情况下,可能会有一部分竞争力不足的产能会退出。从增量上来讲,无论是现在显示屏应用场景增加。


除了家庭电视的屏幕越来越大之外,最重要的增量是一种商业显示。这回我们展示的一些产品,实际上更适合商用领域。一个平板显示的产品在很多新的商用运用场合得到的应用增长都是很快的。过去几年中国商显市场每年增长百分之三十几,这也能够消化一部分产能。


大家同时也注意到,近期华为发布了智慧屏,TCL发布了我们新一代智屏产品。这些产品的目标人群、客户就是现在几乎不怎么看电视的手机主,我们希望能够把手机和屏有更好的互动,赋予屏更多的智能功能。这也会带来一个新的增量市场。所以我对半导体显示产业是非常有信心,至于这个低谷期有多长,不好说。


另外,我想强调的是半导体显示产业是一个高科技、高投入和长周期的产业,这个产业一定会有波动性,这个产业进出的门槛很高,中国在半导体两个领域,一是半导体芯片,一是半导体显示。中国目前的地位会在半导体显示领域能够取得突破,这个机会是最大。我们有可能在三到五年成为全球半导体显示领先的一个国家。这个领先地位将能够使到中国产业在全球的半导体显示里面发挥更加积极和重大的作用。


最近有一篇报道,我觉得写的很好,就是如何穿越行业的低周期,这个文章写的比较到位。现在无疑是行业的一个低谷期。对中国企业来讲,对全球同行来讲,如何穿越这个低谷期。另外它的分析很重要的一个结论是清晰的,这个产业是有未来的,这个低谷是业绩供求关系造成的,供求关系除了和投资产业节奏有关,还和当期经济因素、市场需求增长有关。


哪些企业更有机会穿越产业的低谷期,在下一波周期来的时候成为领先者。首先第一个,中国企业最有机会。根据这个分析,第二个就是TCL华星最有机会的,我讲这个话是有底气的,也是负责任的。


媒体:TCL集团剥离掉相应业务之后,主营业务就是面板和离子显示、半导体核心品牌,您刚才也说了,这个处于产业周期的低谷。TCL中长期来说,如何提升我们的整体融资能力和估值水平?


李东生:如何穿越低谷期,刚刚我也已经说过了,最重要的是两个。我们今年面对这个行业的低谷期,TCL华星、TCL智能终端,我们提的口号都是“极致、效率、成本求生存,变革、创新、开拓谋发展”。实际上就是两招,听起来平淡无奇,但是你做起来了,是最有竞争力的。中国企业的优势应该就是在极致、效益和成本方面,这是中国企业应该有的优势。我们把这个优势做到极致。所以我们叫极致、效率、成本,做到极致、效率、成本就能够活下来。


大家可以看到华星在年中报里面,我们的效率是最高的,我们的边际贡献率是最高的。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是我们的极致、成本、效率的工作取得成绩。这项工作不是今年才做,去年已经开始,去年一直在做,如果说开始,是2017年初就开始。持续下来的结果,在行业寒冬期更加显示出他的优势。变革、创新、开拓求发展,所谓变革就是你得优化你的组织流程;创新,其实技术永远是一个最重要的驱动力;开拓,就是我们要从国内到海外。


国内市场整体来讲增长比较慢,所以我们要在海外开拓更多新的市场。另外一个开拓就是开拓新的业务领域。大家可以看到这次我们展出的产品,除了传统产品之外,我们有很多新的产品。


这些产品都属于发育期,这产品如果未来跑出来,我们整个规模和业绩增长就会更快。华星也是一样,它在创新一些新的技术,开拓一些新的市场。所以面对行业的低谷期,最重要的是只要练好内功,把握一个正确的方向。我还是那句话,半导体显示产业,中国是最有机会在未来取得领先的。TCL华星是中国半导体显示产业里面最有效率和竞争力的。我们一定能够率先穿越这个行业的低谷期。


媒体:您之前谈过很困惑TCL的基本面很好,股价这么低,您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李东生:我现在还没有找到答案,因为我是学理工的,资本市场的知识不多,还要再学习。但是我相信企业的经营基本面最终一定能反映到是企业的价值当中。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香港的资本市场是比较理性的,所以王成总今年的业绩好,股价就噌噌往上涨,我们在香港的股价就超越了我们的同行。


中国股票市场,我实在不知该怎么说,数字摆在那里,我们有很好的成长性,TCL华星今年上半年的业绩销售收入增长33.5%,这个成长率是高于我们同行。我们的盈利略有下降,但是我的盈利率还是在同行当中最好的,不是别人上升,我下降,相对来讲,我的盈利能力是在提高的。


我的分红派息率又是最高的,所以股价为什么不涨,我真的看不明白,找不到这个原因是什么。现在我们资本团队在努力进行市场沟通,这方面工作做的更好,我们会努力跟投资人沟通,让大家更加全面了解我们的公司。最重要的是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把我们的业务做的更好。


我刚刚讲的意思不是批评中国股票市场不理性,但是从我看到的现象来看,中国股票市场比较活跃的公司的股票都是要长,那些像过山车一样,上上下下的股票,成交额是很大,比较稳健的公司的成交额就不大,它就没有概念。所谓没有概念,就是没有炒头,虽然在每次炒上炒下当中,大家赚钱是少数,亏钱的是多数。


所以我们不愿意加入到这一轮炒作当中,这可能是我们股价表现不好的原因。有些机构找到我们说,李总,你这个股价这样不行,需要做些什么炒作一下。我认为股价提高很好,但一听他讲的方法就说算了,这个是违规的,而且炒上去,最后会下来的。我让多数投资人亏钱,这样的事儿我绝对不做。


但是在中国股票市场,做这样的人挺多的,而且也有很多的游资喜欢整这个股票。这些人一直会觉得我是当中最聪明的,我是那10%或者15%,能赚到钱的。虽然事实上并非如此,但是这样的故事一次又一次在中国的股票市场重复着。未来我们看到可能还没有什么会改变,但我们不去玩这个游戏。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让我们的投资者、投资我们股票的人至少不会有那么大的风险。现在按照现在的股价,我们分红率是百分之三点几,你现在买国债,也没有百分之三点几的收益,我三点几是分红。

(来源:蓝鲸TMT)

只看楼主

0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铁粉社区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3827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