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湖北理科头名北大退学后进清华

youmeng实名认证 版主认证 发表在: 热点头条7-27 11:06 [复制链接]
615 5

那一个月里,在31号楼230寝室能看见的日常是:每日清晨,常母轻声进门后,先是踮起脚努力伸手够到4号床的上铺,然后凑到床边摇摇埋在被子里的儿子,一边摇一边轻声唤着常书杰的名字。
文 |叙瑾
编辑 |钟十五
运营 |家鸽
7月2日上午,北京大学邱德拔体育馆,常书杰没能出现在2015级本科生的毕业典礼上。
他是选择提前退场的人。
离开寝室是哪一天,高子杰快忘记了。当天,常书杰在收拾行李的时候,舍友们心里都明白,他肯定是要离开了。高子杰问,“你是要搬走了嘛?”他点了点头,轻声地回应一句:“嗯。”
他没有跟任何人告别。“就像跟没有存在过似的。”大一舍友刘云这样说。他的其他同学、老师,更不会知道此次他的去向。
从北大燕园31号宿舍楼搬离十个月后,曾“消失”于同学视野的常书杰,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回归”了。
退学
今年夏天,常书杰以2019年湖北省理科状元的身份,再次被媒体拉回公众视野。
时隔四年,这是常书杰的第二次高考。
2015年6月,还是湖北钟祥高三理科学生的常书杰参加了人生的第一次高考。那一年他考出690分的成绩,全省第八名,被北京大学录取,进入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就读。
到了2018年秋天,原本该升入大四的常书杰从北大退学,回到钟祥重新复读。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北大一名负责学生事务的工作人员表示,常书杰系自己申请退学,但是当时常书杰的成绩也达到了劝退标准。
常书杰的大学同学马晓宇告诉每日人物,“在北大,退学的很多,这不算新鲜事儿。”
据公开资料显示,北大每年约有5%的人因各种原因未能按时拿到毕业证,每年约招收3000余名新生,约150多名学生不能正常毕业。
2015年8月,常书杰和父母从湖北钟祥来到北大燕园。此时31号宿舍楼刚落成,包括常书杰在内的200多名大一新生,是住进去的第一批学生。
北大燕园的宿舍楼。图/叙瑾
大一舍友刘云谈起初次见到常书杰时,“开学很多人,大家也不熟悉,但是还是互相打了招呼,对他没有什么特别印象。”个头不算高的常书杰,偏瘦,有着一双小眼睛,戴着一副眼镜。
常书杰父母看了看宿舍环境,整了整理新床铺。那时候的常书杰父母没想到,儿子后来会退学。
在同学仅有的记忆中,北大读书期间的常书杰并不显眼。
大学同学马晓宇的印象中,刚开学还是正常的,他们会在选课相同的时候碰见彼此。马晓宇觉得常书杰没什么不同,“他平时就是个比较少话腼腆的人。”他们也会在寝室偶尔聊聊上课或者游戏。
另一室友高子杰则评价常书杰是个透明人,很闷,从来不会主动打扰别人。高子杰说,当时他们四人间的寝室属于沉默型,大家基本都不太爱说话,有时候必须要交流,其他舍友问常书杰,他也是“嗯”一声来回应。
常书杰的小学和高中同学,大多也是这么描述常书杰,“性格较为内向。”
和大学里的沉默相比,高中时的常书杰更多的被当作是钟祥一中的楷模,“学习天赋很高,聪颖,经常被老师喊去讲台上答题,并且也会给同学讲题,是常年占据年级前三的学霸。”
他四年前的高中同桌记得,常书杰上课时会认认真真听讲,还曾在2015届高考学子百日誓师大会上,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表决心。
钟祥一中的高考演讲。图/网络
在知乎上,如今仍可以翻到一些用户以常书杰高中同学的身份回答问题。其中一位匿名用户还晒出一张常书杰2015年第一次高三的英语月考答题试卷,卷面十分整洁,字迹娟秀。
《北京大学2015年新生奖学金评审结果公示名单》显示,常书杰曾获当年新生专项奖学金“高通奖”,奖励1万元。2015年,北大共有44名新生获奖。新生奖学金是北大从2008年起,根据新生入学考试成绩、学业成绩以及综合表现来评定的。
对比后来常书杰在北大的表现,这份奖项像是一份提前得到的礼物,显得格格不入,也无法慰藉常书杰在北大三年里遭遇的内心挣扎。
游戏
常书杰的“反常”是从2015年的十一开始的。
刘云记得,开学前四周,常书杰还是照常去上课的。但十一后,就很少看见他了。
这时候的常书杰,一直窝在寝室打游戏,开始过起与舍友们作息不一致的生活。“熄灯后我们睡觉,他打游戏。白天我们上课回来,看见他在睡觉。”刘云说。
高子杰回忆,他曾有一次熬夜到早上五点,看见常书杰刚打完游戏起身离开书桌,上床睡觉。
在舍友的印象中,常书杰经常穿一件酒红色夹克衫,蜷在自己的桌位里。偶尔游戏打累了,还会看看主播“芜湖大司马”的游戏直播和一些动漫。常书杰也会顾及到舍友的感受,打游戏时,会戴上耳机,也会使用声音很小的游戏鼠标。
当代青年打游戏的常态。图/视觉中国
常书杰当时所在班级的兼职辅导员也证实,常书杰属于基本不怎么去上课,也不去考试的。
“他一玩游戏后,我们在生活上基本没有交集。”刘云说,常书杰经常和高中同学联机游戏,在游戏中说的话比现实生活要多。
在北大的这1000多天里,能真正走进常书杰心里的人几乎没有。
那时接触过他的多位师生,均能感受到常书杰“很迷茫”,他们也不知道,只是隐约觉得,“他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打击,才把打游戏作为出口的。”
即使这样,很少上课的常书杰仍在第一学期高等数学的期中考试中拿了70分。这让马晓宇感到惊讶,因为他高考拿了150的满分,那次却只考了35分。
但大一第一学期的成绩,显然不足以让常书杰继续留下来。
马晓宇透露,当时公布的一张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大一成绩绩点排名表,常书杰成绩乘以系数后为0.91,未达到及格线1的标准。
无人知晓,此前一直是学霸的常书杰,看到这成绩单作如何想。迄今,他也没有透露过那段时间他所经历的一切。对每日人物的多次问询,常书杰没有做任何的回复。
大一下学期,常书杰依旧如故,没有改变。不去上课,照常游戏。期末考试时,常书杰无意外地再次没能达到及格线。
就这样,在大一结束时,常书杰已累计了两张不及格“黄牌”。而连续两学期绩点都没达到1.5,也已达到了北大的退学标准。
试读
在当时班主任的争取下,常书杰继续保留学籍,并获得了为期一学期的试读机会。
据《北京大学关于本科生退学试读的意见》显示,试读需在学院老师组织下对学生以及学生家长评估并书面协议,由学生本人提交试读书面申请,教务长会议批准试读学生可试读一个学期,在规定试读一学期内必须取得14学分,若不得,学校则有权注销学籍。
与此同时,大一结束的那个暑假,常书杰和他的同学都需要面临专业分流。
据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公开的本科生培养方案显示,新生入学一年后,会根据开学时自由选择的培养方案进行结课评估,在尊重个人最初意愿下,进行专业分流,绩点过低的人会面临调剂。
2016年8月,常书杰被调剂到通信工程专业,一个只有8个人就读的专业。常书杰同一学院的同学大多数被分到就业前景较好的计算机专业。三年后,从通信工程专业正常毕业的仅有5人,其中不包括常书杰。
北大电子学系教室。图/叙瑾
与此同时,由于分班,常书杰的寝室也从31号楼的一楼挪到了二楼。原本住在一起的室友被打散了,其中包括一名全年级第一的“学霸”室友,今年毕业的他,已申请到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专业,攻读硕博学位。
就是那个时候,高子杰成了常书杰的新舍友。而刘云不再和常书杰住在同一个寝室,但刘云和常书杰的关系没有断。
刘云有了一个新身份:联络员。一般在班主任和辅导员都联系不上常书杰的时候,刘云就被派去新宿舍找常书杰。
刘云回忆那时,自己去新寝室也只是帮老师传话,提醒他一下,可常书杰要么在打游戏,要么在睡觉。”他会回应“嗯”、“好”,但从来没行动过。
久而久之,“联络员”不见成效。大家因课业压力,都忙于学习,与常书杰的交集愈发减少。
此时的常书杰,似乎没有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
“陪读”
就连从湖北老家赶来陪读的父母,也未能扭转儿子的心意。
一年前来北京,他们是送考上北大的儿子上学;一年后再来,是因为儿子快没书读了。
高子杰记得清楚,大二开学的9月,常书杰母亲每天早上都来看常书杰,每次来都是待上半天,但常书杰不会理她。这样的场景,持续到了10月。
“我记得他母亲每次都是在早上的时候来寝室看他。而那时,常书杰刚睡下,一般都不会回应他母亲。”一位室友语带惋惜地回忆。
那一个月里,在31号楼230寝室能看见的日常是:每日清晨,常母轻声进门后,先是踮起脚努力伸手够到4号床的上铺,然后凑到床边摇摇埋在被子里的儿子,一边摇一边轻声唤着常书杰的名字。
常书杰是不回应的,双方处于僵持状态。常母有时趁着“僵持”,会去帮儿子收收桌子、洗洗衣服,然后接着试图叫醒他。来来回回的叫醒回合,一直持续到中午。常母叫醒声也是越往后越显急迫,同时上手拍打儿子的频率和力度也有加大。
最后得不到回应的常母,拿着常书杰的饭卡去食堂吃午饭。下午再来看儿子的时候,会跟高子杰和室友都说上一句“帮忙多多照顾常书杰,劝劝他”之类的话,然后就走了。
刘云说,其实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关心常书杰,可是他把自己“关起来”了。
当时的兼职辅导员告诉每日人物,在大二的一次期末,班主任专门安排了辅导员带常书杰一起复习,可是联系不上人,找刘云带话,他也不来。
事后,班主任和学校老师在了解情况后,也都找过他谈话,但都无济于事。
高子杰在大二时和常书杰选过一门相同的《光学》课,记得每次老师点到他的名字,都没人应。“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明白了。”
高子杰也曾见到常书杰的另一面。试读的第二学期,他白天在寝室看书,很安静地一页一页地看《线性代数》,这是一门原本在大一上的基础课。这样的生活,常书杰持续了一周,一周后,他又恢复了白天睡觉晚上打游戏的状态。
但木已成舟,无法改变。据辅导员透露,试读期间,常书杰仍未修完所需学分,导致学业未能继续,在大二结束后自行退学。每日人物向班主任追问常退学的原因,被以涉及隐私的理由回绝了。
退学的常书杰没有回钟祥,而是继续留在230寝室。这一待,又是近两年。谁也不知道常书杰原本一学期的试读期,为何延长了两年。
直到他走时,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离开。
退学后的常书杰,回到钟祥一中后,变化很大。每天除了上厕所,一直都在座位上待着,安静沉稳地看书学习,不说话也不和别人玩耍。
选择
正值毕业季,230寝室床位很空。在靠近阳台的角落里,4号桌落了一层灰,桌边还留着常书杰曾经用过的长衣柜和书架,但是上下三格的置物区被收拾一空。
在寝室里,高子杰比划着,4号床的主人已换了新人。桌面看起来很新,零散地放着一些后来入住同学的生活用品。
高子杰形容常书杰当时的书桌,东西很少,却很整齐。上面曾摆放过常书杰的专业书籍,以及几本课外书,其中一本是名人随笔集。
他曾无意瞥见常书杰书桌半掩的抽屉里,放着一张看起来拍了有两三年的旧照,边角有些许泛黄。照片上,常书杰背着双手,微微抬起下颚,过曝的闪光灯在夜色中模糊了周围环境,但仍能看到当时的常书杰是作仰头挺胸状。
高子杰未能预料到常书杰还会再次高考,并且高中。
2019年6月,常书杰以712分的成绩获得湖北省理科第一名,其中数学差一分满分。语文132分,英语144分,理综287分。
成绩出来后,刘云和常书杰曾聊过一次志愿。他称,常书杰再次报考了电子信息科学大类,只不过志愿院校不再是北京大学,而是隔壁的清华大学。
“这次的选择仅仅是想换个环境,没有太多想法。”他告诉刘云。后者没有再追问。
正如他退学重考期间到底经历了什么一样,这次选择清华,其中的原因也只有他一人知晓。
7月末,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开始寄送,一个月后,常书杰将在距北大31号楼三公里外的清华罗姆楼,开启一段新的生活。
(文中涉及采访对象皆为化名)

只看楼主

5条回复

沙发 youmeng   楼主| 铁粉文曲星   | 发表于 2019-7-27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youmeng   楼主| 铁粉文曲星   | 发表于 2019-7-27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地板 零或零  铁粉学士   | 发表于 2019-11-5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5 清浅岁月  铁粉学士   | 发表于 2019-11-5 22: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6 maureen80  铁粉文曲星   | 发表于 2019-11-5 22: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youmeng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3512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