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自2012年以来,玄松月逐渐从一位明星歌手转变为演艺团体的行政领导,并进一步成为朝鲜对外文化交流的负责人之一。今年,她被外界确认接替了金正恩妹妹金与正的部分工作,跻身朝鲜领导层。
3月1日,玄松月在越南河内。图/视觉中国
文/曹然 本刊记者/徐方清
发于第908期《中国新闻周刊》
玄松月放慢了步伐,在板门店的军事分界线前停下。她始终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保持着适度距离,并专注地盯着他走向分界线,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微笑着握手。
在6月30日于朝韩边境地带的板门店举行的第三次金特会上,玄松月承担了前两次金特会时金正恩胞妹金与正所做的工作。
自金正恩2012年正式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以来,玄松月逐渐从一位明星歌手转变为演艺团体的行政领导,随后进一步成为朝鲜对外文化交流的负责人之一。2019年,她最终被外界确认接替了金正恩妹妹、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金与正的部分工作,跻身朝鲜领导层。
在长期研究朝鲜乐团制度的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教授佩卡·科尔霍宁看来,朝鲜艺术家成为高级干部,玄松月不是唯一的个例。不过,“她显然是很特殊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朝鲜问题专家迈克尔·麦登则对《中国新闻周刊》预测道:“我认为在未来五年,玄松月的职位有可能进一步得到提升。”
深受金正恩赏识
2012年3月8日,在平壤举行的庆祝国际妇女节的演出中,已怀有身孕的朝鲜著名歌手玄松月从观众席中被请到台上献唱,现场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这一年,玄松月35岁,登上舞台已经超过17年。根据目前所知的资料,玄松月的政治生涯正是起始于2012年。
和多数朝鲜歌手一样,玄松月的个人生活一直不为外界所知,连其出生日期也存在多种不同说法。直到2018年4月27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文在寅举行第一次“文金会”,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在公布晚宴人员名单时,将玄松月的出生年份标注为1977年。同年,韩国国情院也首次向媒体确认了这一信息。
玄松月的家庭背景不详,但韩国政府确认她生于平壤,并曾就读于朝鲜最高音乐学府平壤金元均音乐综合大学。这所大学的前身是平壤音乐大学,2005年更名。今年4月,《中国新闻周刊》代表团曾探访这所 “朝鲜条件最好的音乐学院”,并在学校会客室专访了朝鲜文化省副相朴春植。当时,朴春植介绍说,朝鲜著名的音乐家都是这所大学培养出来的。
对玄松月在朝鲜乐坛“走红”的原因,外界众说纷纭。目前已知她最早的演出记录是在1995年,她身着金达莱花纹样装饰的民族服装,与王在山轻音乐团合作演唱了《将军与水兵》等歌曲。
甫一登上乐坛,玄松月就很受器重,她公开演唱的多数歌曲都由金云龙(Kim Un-ryong)谱曲。而当时,王在山轻音乐团的作曲家金云龙已经是朝鲜最著名的作曲家之一。
在金云龙的帮助下,玄松月于上世纪末开始与王在山轻音乐团、普天堡电子乐团、银河水管弦乐团等朝鲜国家级乐团合作,演唱《故乡的月夜》《士兵的脚步》《我爱平壤》等新创作的流行曲目,成为最受瞩目的朝鲜歌手。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在与普天堡电子乐团合作期间,凭借一曲《骏马姑娘》,玄松月进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视野。这也是后来她实现从歌坛向政坛转身的一个重要契机。在2012年前后低调组建家庭后,玄松月再未以歌手的身份公开亮相。
按照朝鲜惯例,她的下一个职务应该是高校教师。科尔霍宁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多数朝鲜文艺明星的后半生都是去音乐学校教书。朝鲜官方媒体《今日朝鲜》也曾刊文阐述这一制度:“国家为了把他们的才能传给后代,接音乐家的班,把他们分配到大学做了教师。”
在2012年,另一个因素也决定着玄松月的命运。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于前一年12月17日去世后,金正恩在2012年4月当选为国防委员会委员长,以30岁上下的年纪正式成为新一代朝鲜最高领导人。
科尔霍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每一代朝鲜领导人都会组建自己的乐团,“这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很快,金正日一手建立的普天堡电子乐团、王在山轻音乐团、银河水管弦乐团等乐团消失于2013年的新年音乐会中,取而代之的是牡丹峰乐团。朝中社报道称,这是金正恩“亲自成立的新型轻音乐团”。而玄松月的“伯乐”金云龙,则被委任为乐团的主要作曲家。
2012年7月6日,牡丹峰乐团进行首场演出,金正恩亲临观看。演出结束后,金正恩高兴地走到后台,向一众年轻的演出人员表示祝贺。出乎外界意料的是,玄松月也身穿正装、手持笔记本,出现在陪同金正恩的官员之中,而不是“去大学教书”。
“牡丹峰乐团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为敬爱的元帅给予了我们崇高的信任和亲切的关怀。”2014年5月16日,玄松月在朝鲜第9届全国艺术家大会上发言时说。当时,她的身份是文艺工作者代表、牡丹峰乐团团长、朝鲜人民军大校,并在大会主席台第一排就坐。而金云龙则在台下就坐,为“爱徒”的发言鼓掌。
科尔霍宁介绍说,牡丹峰乐团团长“是一个政治职务”,玄松月展现了极强的管理能力。
在2018年平昌冬奥会期间率朝鲜艺术团出访韩国时,当时负责演出谈判的韩国艺术家郑致溶对媒体透露,玄松月希望在观众席及舞台都具有一定规模的场地演出。由于国立剧场和江陵艺术中心可利用舞台前后方的空间,因此她选择了这两个场所,并专门提出希望使用演出场地最好的麦克风和音箱。
牡丹峰乐团也展现出了与金正日时代乐团完全不同的风格,演出人员经常穿着迷你裙和高跟鞋。法新社评论称,牡丹峰乐团表演的是“西方流行歌曲和爱国歌曲混合体”的音乐。当玄松月于2018年被任命为更大规模的三池渊管弦乐团团长后,乐团继续延续了这种大胆的创新演出方式。
今年4月15日,朝鲜最盛大节日“太阳节”当天,《中国新闻周刊》探访了新改建的三池渊管弦乐团剧院,并观看了一场庆祝太阳节的专场音乐会。男乐手统一着红西装、白衬衫、黑西裤,系着黑领结,女乐手穿着红色缎面的抹胸长裙,指挥则身着白色燕尾服。
共计约一个半小时的音乐会中,演员们共表演了《我们的领袖》《思念将军》《世上无所羡》等十多首曲目。一名现场最受欢迎的独唱男歌手应观众要求进行返场演出,但可能因为没有备选曲目,只好将一首高亢欢快的歌曲连唱了两遍。
“绝佳的文化大使”
身穿长款深色大衣、搭配狐皮围巾和短筒靴,见到欢迎者微笑着频频挥手,离开酒店时还留下祝福的小纸条……2018年1月,朝鲜三池渊管弦乐团新任团长玄松月第一次踏上韩国领土,就成为舆论焦点。
当月21日到22日,玄松月率领包括金云龙在内的7名三池渊管弦乐团干部到韩国江陵艺术中心和首尔国立剧场考察。韩联社称,尽管不少韩国人对朝鲜有所不满,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热情欢迎来自北方的“美女歌手”。在随后进行的演出中,玄松月的登台献唱和祝词也将现场气氛推向了高潮。
这不是玄松月第一次负责朝鲜的对外文化交流工作。早在2014年,她就曾率领乐团为来访的古巴客人们演出,并参加了金正恩接见美国篮球明星罗德曼的活动。
在有限的对外交流中,玄松月给外部世界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她曾在出访期间接受日本主流媒体的采访,面带微笑地承认出国演出“有一点点兴奋”。科尔霍宁分析认为,她用一种骄傲、友好、自信的态度回答问题,堪称朝鲜“绝佳的文化大使”。
这种姿态也被玄松月带到了后续的朝韩文化交流中。面对韩国媒体,她乐于表达“南北一家亲”的态度。2018年3月21日,在与韩国代表李尹相进行艰难的谈判后,玄松月面对韩国记者只字不提双方的分歧:“我再一次意识到,如果我们携手同心,那么一切皆有可能。”
据李尹相回忆,真实的玄松月和他想象中的形象完全不同,这位歌手非常熟悉谈判技巧。“她愿意从长计议弥平分歧,不急于当场达成妥协。”
面对韩国民众,朝鲜的“文化大使”则表现得亲切而真诚。首次出访韩国时,玄松月就多次公开感谢欢迎民众的热情,表示“看到江陵市民们这么欢迎我们,感觉演出应该会取得成功”。
2018年4月1日至3日,韩国艺术团访问平壤,负责主持的韩国歌手徐玄身体有恙,她回忆称,玄松月“一直担心我的身体健康,不断给我鼓励”,在演出圆满结束后还专门找到徐玄表示感谢和致意。
玄松月在外事活动中的态度,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金正恩当时的对外交流政策。在2018年出访韩国和2019年出访中国的演出中,玄松月率领的朝鲜艺术团都只字不提政治话题,只展现友谊与热情。
三池渊管弦乐团2018年2月在江陵和首尔的演出,都以韩国民众熟知的朝鲜名曲《见到你很高兴》开场。韩联社报道称,8名身穿民族服装的女歌手具有穿透力的歌声和富有活力的旋律,一下子抓住了观众的眼球。朝鲜乐团还演奏了根据韩国著名歌手李仙姬名曲《致J》改编成的管弦乐曲,以及韩国歌谣《旅程》《男人是船女人是港口》等。
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艺术团在全场演出中都未提及金正恩,也没有演唱在平壤火热的新编革命歌曲,选择的曲目都是韩国民众熟悉的歌曲,“每一首歌曲结束后,台下观众都起立鼓掌欢呼”。
一系列曝光度极高的外事活动下来,玄松月的“政治身份”也悄然发生着变化。在2017年10月召开的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玄松月当选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候补委员。韩国媒体还报道称,玄松月同时被任命为劳动党中央宣传鼓动部副部长。
2018年1月15日,朝韩双方时隔22个月在板门店非军事区进行首次官方谈判,玄松月作为排名第二的谈判代表出席,而朝方首席代表、劳动党中央宣传鼓动部副部长兼文化省艺术公演运营局局长权赫奉,全程对玄松月以敬语相称。
随后,玄松月独立率团访问韩国,并率领140人的大规模艺术团南下表演。2018年3月21日,她成为朝韩艺术交流工作会谈的朝方首席代表。一个月之后,她出席了4月27日第一次“文金会”晚宴。6月12日,第一次朝美领导人会晤举行,玄松月再次作为陪同人员随金正恩领导人飞抵新加坡。
进入2019年初,玄松月随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率领280人规模的朝鲜艺术代表团访问中国。次月,她又陪同金正恩乘火车前往越南河内,参加第二次金特会。
此时,玄松月的职务再一次发生变化。河内金特会并没有举行文艺演出活动,玄松月这次来到越南,更加明确地透露出她所“扮演的新角色”:负责金正恩的礼宾工作。
“朝鲜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
2018年2月5日,金正恩视察平壤电车厂并试乘新车。《劳动新闻》公布的照片显示,玄松月也陪同出访,拿着小本子坐在金正恩附近。此前经常陪同金正恩进行日常视察的金与正则没有出现。
宣传鼓动部和组织指导部被西方媒体称为朝鲜劳动党的两大支柱。在金正恩的日常视察中,这两个部门的实际负责人常伴他左右。“我怀疑,金与正因为其他更重要的职务,无法承担陪同金正恩进行日常视察的任务。”
长期关注朝鲜领导层变动的迈克尔·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从2018年开始,玄松月逐渐成为金与正的“影子”,并出现负责金正恩礼宾工作的迹象。
2019年6月1日到2日,朝中社和《劳动新闻》集中发布了金正恩视察平南综合机械厂、江界综合拖拉机厂、江界综合精密机械厂、将子江机床厂、二·八综合机械厂和“学习的千里路”学生少年宫的活动,玄松月首次替代金与正出现在“党中央和国务委员会”陪同干部的名单中。在外界猜测了约一年后,这被认为是朝鲜官方间接确认了玄松月的新职务。
这批视察活动主要涉及平安南道和慈江道地区。与其他日常视察一样,金正恩参观各单位的革命陈列馆、下基层、聆听汇报、作出指示并与职工代表们合影留念。在视察江界综合拖拉机厂和学生少年宫时,金正恩欣赏了职工群众的文艺演出,但照片显示,负责、参与或指导演出的干部中并无玄松月的身影。这一次玄松月负责的不是文艺活动,而是接替了金与正的部分工作。
从2016年到2018年,金与正长期位列金正恩日常视察陪同官员的第二名,仅次于今年4月晋升为朝鲜劳动党中央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赵甬元,后者被视为朝鲜最高领导人在组织人事部门的心腹。
但金与正的晋升速度显然超过了自己的老“搭档”,在赵甬元这次完成晋升后的几次重大外事活动场合,朝鲜官方媒体在报道中将金与正列入朝鲜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名单。
相较于2016年至2018年这一时期的金与正,玄松月的排名则要靠后很多。她不仅排在赵甬元之后,也位列劳动党中央副部长刘进、金勇帅之后,但排在国务委员会副部长金昌鲜、马园春之前。值得注意的是,刘进、玄松月、马园春都是2017年10月举行的劳动党中央七届二中全会上进入中央候补委员之列的。正是在这次会议上,金与正首次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
“朝鲜各阶层都在进行新老交替。”韩联社评论道。根据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今年4月11日公布的数据,最新一届朝鲜最高人民会议中68.7%的议员年龄都在59岁及以下。其中,39岁以下议员占比由上届的3.9%上升到4.8%。
作为这一轮人事调整的典型人物,玄松月的晋升也体现了其在劳动党党内工作分工的变化。早在2017年10月玄松月兼任宣传鼓动部副部长时,外界就注意到,牡丹峰、三池渊等朝鲜国家级乐团团长此前并无兼任宣传鼓动部副部长的先例。2019年4月,玄松月进一步在劳动党七届四中全会上晋升为劳动党中央委员,更超出了其以前负责事务所对应的干部级别。
两个月后,韩国国情院向国会确认玄松月“接替金与正,负责各种活动安排”。科尔霍宁分析认为,玄松月在礼宾方面取代了金与正的角色,成为一个“站在一旁观察一切的人物”。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定调更高:“她已经是朝鲜最有权势的女性之一。”
麦登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目前玄松月负责的工作主要包括协助金正恩管理宣传鼓动事务、负责审核有关最高领导人活动的新闻报道以及协助管理金正恩出行的礼宾活动。“实际上她现在和金与正都属于金正恩的‘秘书’。”麦登称。
不过,玄松月尚未全面接管金正恩的礼宾工作。一个细节是,在6月30日于板门店举行的第三次“金特会”上,玄松月被媒体拍到向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正恩的行程“管家”金昌善汇报工作。“这显示她可能正在金昌善的指导或领导下负责礼宾事务。”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从2012年成为牡丹峰乐团的负责人开始,玄松月一直在金与正的直接领导下工作,她的晋升也说明,其管理能力受到上级的认可。在麦登看来,玄松月当歌手时的老同事、如今的朝鲜“第一夫人”李雪主也很可能在这一晋升中发挥了作用。
“李雪主在朝鲜政坛的作用可能比外界想象的要大得多。”麦登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目前,玄松月的政治地位仍在上升。2019年6月3日,金正恩、李雪主、金与正等观看大型团体操与艺术演出《人民的国家》,玄松月首次在主席台为金正恩和高层领导特设的看台就坐。

只看楼主

2条回复

沙发 youmeng   楼主| 铁粉文曲星   | 发表于 2019-7-21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youmeng   楼主| 铁粉文曲星   | 发表于 2019-7-21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youmeng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3948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