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铁粉杂谈
高调顶贴,放胆灌水

民政部专家: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制度层面,中央一级地名管理机制与制度不完善,地名管理的责任主体欠明确,“一龙担责、九龙治水”,谁都参与,谁都有发言权和裁定权,民政部门作为一个相对弱势的部门很难去协调别的部门。
1996年10月民政部出台了《关于加强城镇建筑物名管理的通知》,提出要清理整治“大、洋、怪、重”不规范地名。遗憾的是在2004年,作为一项简政放权的措施,这个通知被废止了,导致各地执行部门长时间缺少可操作的地名管理标准。
在我国历史上国力强盛的王朝,皆有整顿不规范地名的强烈要求,汉武帝开疆拓土初定大汉版图时,就权定了21个郡级地名。
(新华社/图)
全国各地对不规范地名的清理整治持续受到舆论关注。作为全社会共享的公共产品和文化记忆,地名与每一个社会成员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近年来,从城市改名到小区换名,地名议题时常见诸报头。
围绕如何更好地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保护传统古地名,南方周末专访了民政部地名研究所科研基地首席专家、湖南工业大学地名历史文化研究院院长彭雪开。
从2004年起,彭雪开行程26000多公里,先后考察了湖南1100多个乡镇,撰写了四卷本的《湖湘地名纪事》。近年来,彭雪开多次作为特邀专家,参与地方政府更换地名和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决策咨询。
在他看来,地名管理应重回民主法治的轨道,明确主管部门的边界,压实责任主体,同时通过制度化的渠道尊重民众的经验。
有内涵浓烈的政治意味
南方周末:地名研究者会区分自然地名和权定地名,如何理解二者之间的关系?
彭雪开:地名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原始地名产生发展于新石器时代,但要到部落联盟的族国、邦国,直至帝国时期,才会有权定地名(被政权确认的区划地名)的现象发生,因而区划地名本身就有内涵浓烈的政治意味。
从一个自然地名演变为区划地名,要经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以乡绅为代表的社会力量和以官府为代表的政府力量都在这一过程中产生影响,因而地名同时承载着自然地理、本土文化和政治教化等多重特征。
在我国历史上国力强盛的王朝,皆有整顿不规范地名的强烈要求,汉武帝开疆拓土初定大汉版图时,就权定了21个郡级地名,大唐盛世时期,据《旧唐书·玄宗纪下》载:天宝元年九月“丙寅,改天下县名不稳及重名一百一十处”。
南方周末:近年一些极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古地名被更名,如何看待这类权定地名的变更?
彭雪开:据我所知,我国现有古地名6万余条。为适应旅游及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全国都出现了改古地名的现象,黄山和襄阳是两个典型。这些城市改古地名,当地政府有正当诉求,但带来的不良影响不可忽视。
黄山市古称徽州,北宋宣和三年(1121)为徽州治,作为自然地名,约在两汉时,是徽文化的发源地,是一个极有历史文化内涵的古地名。而黄山秦称黟山,因“上有泉水,泉多黄莲”而得名“黄山”,也是一个古地名,但从地名承载的历史文化看,远不如徽州,现在如改回“徽州”,成本很大,需要各界来发表意见。襄阳市改为襄樊市,是不恰当的,是因为1949年以襄阳、樊城联缀成名,2010年恢复襄阳古地名,是明智的选择。
古地名,尤其是县以上区划古地名的更名,要十分慎重。需有法律、政策依据,要延续古地名的地脉、文脉、人脉,要广听专家学者及广大老百姓的意见,要分层级、按程序办事。一些层级较低的古地名,如乡、镇、村一级的,一定要充分尊重当地老百姓的意见。
广州的“大道”与县级市的“大道”有何区别?
南方周末:当前,全国各地都在清理整治“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从你参与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经验来看,你认为不规范地名形成的原因何在?
彭雪开:清理不规范地名最早可以追溯到1996年,当年10月民政部出台了《关于加强城镇建筑物名管理的通知》,提出要清理整治“大、洋、怪、重”不规范地名。遗憾的是在2004年,作为一项简政放权的措施,这个通知被废止了,导致各地执行部门长时间缺少可操作的地名管理标准。与此同时,城市中各类小区大楼大量涌现,新地名层出不穷,地名管理部门未能实现动态管理,未能将苗头问题前置,为不规范地名的产生提供了空间。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制度层面,中央一级地名管理机制与制度不完善,地名管理的责任主体欠明确,“一龙担责、九龙治水”,谁都参与,谁都有发言权和裁定权,民政部门作为一个相对弱势的部门很难去协调别的部门。
此外,部分地方法规和制度也欠缺。中央地名法规、条例、细则与地方的法规、条例、细则未能有机结合。
南方周末:中央此前多次就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的工作发文,但效果不够理想,你认为有哪些主要原因?
彭雪开:根本原因出在顶层设计,造成了目前地名管理“多家共管,各管各的”局面。国务院1986年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明确,国务院委托“中国地名委员会”管理全国地名工作。然而这个起协调作用的委员会在缺编、缺人、缺财的状态下,难以牵头,最后也被撤销了。当下应该恢复此类机构,并考虑让它与民政部地名区划司合署办公,以增加它的协调、管理、执法能力等。
南方周末:依据你参与不规范地名清理整治的经验,你认为如何才能将这项工作落实?
彭雪开:首先是要压实治理责任,谁主管、谁牵头、谁协调、谁参与、谁落实,要有公开的责任清单,并接受社会监督。此外,各地一定要分层级制定相关的细则、条例,细化不规范地名的标准。比如说,什么叫“大道”?在广州这样的大都市,“大道”的长、宽等要素,与偏远县一级城市“大道”的概念,是有区别的。
要尊重在地经验
南方周末:各地在“改名”“换名”过程中时常遭到民间舆论的反弹,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彭雪开:地名管理需要民主化,但前提是要法治化,各地要按地名管理法规和中央文件精神,结合各地实际,划定地名管理的边界,给社会可预期的地名管理政策。
地名是人民寻找回乡之路的地理标识,要将听取群众意见制度化,建立常态化群众代表、专家、贤达人士的听证会制度,他们对当地自然地名的产生发展更为了解,拥有更多专业知识和在地经验,此外,还要建立意见不一致时的化解矛盾的协商制度,实行民主集中制。
南方周末:对如何重回法治化轨道,你有何建议?
彭雪开:如何法治化?一是中央层级,要进一步建立健全完备的法规体系,并将实践中行之有效的上升到国法层面。二是各地要根据中央已岀台的法规、条例、细则,进一步建立健全地方法规体系,条件成熟的可以尝试地方立法。三是将中央层级法规体系与地方层级法规体系有机结合,同时,应坚持“地方法”服从“中央法”。四是将各级法规、条例、细则,与地名管理的系列政策有机结合,还不具备立法条件的地方,要制定最接“地气”的各项政策,作为执法的补充,并加以贯彻执行。五是最为关键的,要做到“有法可依”“执法必严”。不允许有法外特权,防止有关部门权力泛化,以权代法。
南方周末记者 李玉楼

只看楼主

2条回复

沙发 youmeng   楼主| 铁粉文曲星   | 发表于 2019-7-12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youmeng   楼主| 铁粉文曲星   | 发表于 2019-7-12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youmeng


积分


主题

0
回帖


好友数

    奖励2积分

    已有17366人签到

    新品推荐

    积分兑换

    查看更多

    ©2010-2019 TC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 44130202000455号

    粤ICP备05040863号